Eltern Zeit

我才刚上路。

我如何形容我的生活与我的生活同样重要。

不纠结什么料在微信朋友圈发什么文章,拍什么照片。我关掉它。

乔布斯是我作为技术人的坐标。时刻准备好溜起袖子做最努力的自己。

学会跟儿子共处,学会爸爸。

学会不抱怨自己的付出。

学会看到巧峰的付出。

2017-03-03 20.10.29

 

Advertisements

爱母来德

爱母来德第二次。上一次是我熟知的老妈:洗地板一定要用小抹布在地板上一点点蹲着擦。走时候包两抽屉饺子冷冻,平时为了省下几分钱步行很远的便宜超市拎土豆胡萝卜之类的东西。这次成了小老太太。走路也因为关节痛无法像以往那样,甚至算不上正常人的歩速,精力算不上充沛,甚至算不上够用,且吃的大不如从前多,且她还说担心很可能患上糖尿病,上次来烙下的牛皮癣似乎也没有得到治疗。

主啊,求您看见,求您听到,求您医治。

巧峰亲启

巧峰,

感谢主,让我们能够在一起!

(我昨晚也是在床上这样祷告的,就在你去写“高速亲启”跟回来的这一段,以及我们都沉默并以为对方都睡着着的之后一段时间)

关于你提议每个月拿出50块专门用来买你的衣服的提议:同意

我们都来自于自己的文化体系,有自己的生活习惯。从自己生活了二三十年的文化当中彻底剥离出来,是一件非常难以形容的事情,正如我每天在德国的乌云下感叹没有存在感。过去你的世界里有阿妈为你买衣服,即便你抱怨有时候款式或是太夸张,或是太陈旧。但是你在那个体系,你“在场”,“有感觉”。而现在,你习惯的东西没有了,你相应学会的技能(曾经对于阿妈眼光的抱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必须是全新的技能。比如在买衣服的这件事情上,就是需要从32岁开始了。

关于我的生气:

是由于前一天我实在睡得太差直接导致,而睡太差是工作不开心导致,工作不开心这次不是Tom出言伤人,也不是前路不明,也不是签证危机。。是那种驴子拉车,一圈圈没完做似乎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的感觉引发。也或者如月亮上的吴刚用尽力气在砍一棵长的比自己砍的速度还要快的树导致。我还有很多其他想做的:好好考虑是否搬家,如果不搬家是否给家里铺一下地板。我的气象站个人项目,还有多少感觉亏欠着Tom的那个称的项目等等等等!太多太多了!我现在的感觉,就是那种:活儿越来越多,然后手头这个一直就算完不成了。我自己的性格在这件事情上当然占有相当的部分,不过也有重要的一部分来自于Sebatian与我的沟通交流不畅导致。但是最终的结果显而易见了:我不开心。这个跟你,还有关于衣服的提议,几乎没有关系。不过我由以上内容带来的坏心情的的确确牵连到了你。

怎么做才能度过这个难关我自己心知肚明,好的Engineer一定会有Delivery。相信我全新的,并装备最新技术的前端(Frontend)最终会被不只是老板接受,也会被Sebastian接受,喜爱,我探索的阶段会过去,Todos的Stack会降低为0,我会再一次从当下的疑惑迷茫中走出来。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无题

老妈今天圆满完成在德国3个月的重要任务 — 伺候月子,并顺利登机返回大连。

老妈回国再次改变我的生活。高点还留着,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是不是仍然跟没有他跟老妈之前一样。晚上我下厨房,心里生气,但不知道从何而来。巧峰说就是因为我做饭了。我心知肚明,感情复杂。我感觉真正的原因是我自己30而立,而仍然老妈来伺候。本来该有的生活技能被一定程度的省略了。而即便到了德国,老妈仍然Cover整个世界。让我一直活得有些孩子气。今天真正的像一个男人去活时候,有些不适应。而这份不适应让我又把罪魁祸首落到了无辜的老妈头上。

不应该啊!

算计

我算计太多。

前两天宝宝出生。给Tom写信,他并没回。我有些伤心。让我想到2万块,老爸,梁二的一些故事。

今天早晨耐着性子看了账户(账户掉的太快,一般没兴趣看),原来他到底还是在11月15日把钱打给了我。1001块,8月份的工资。

所以说,我感叹我的心思越来越过度敏感,再加上国籍的差异,性格的差异,最终必然让我感到谁都是世界上最坏的人,谁都欠我的一般!

实际谁都没有,谁都在这里在神的保守里祝福着我。我感谢主的一直保守。Amen屏幕快照 2016-11-19 上午2.46.36.png

Yana Mladenova与React与Flux

屏幕快照 2016-08-21 上午8.02.12

这两天加了当初一起在德邵做Workshop的女生。

这两天又开始有一点点疯狂的看Javascript的东西。

这两天开始真正看懂Javascript, Flux (Redux) 和React的新一层的Talks。

原来,Facebook搞出这么多复杂东西,最开始只是为了解决这个消息对话气球的未读消息数同步问题。而刚刚加的好友Yana的消息,首先被包裹在另外两条已读消息共三条被标记成『未读』,之后全部再『读过一遍』之后,仍然在消息header的上头被标记『最新(1)』。让我看到了工业的真相。

大家都只是知道整个大象的极其小的一个部分。小到大家以工业前沿精英的水平都仍看不到整个工业的哪怕一个『指甲』。导致很多问题因为自身设计的工具的复杂度,最终导致大家都无法真正意义的解决问题。Flux (Redux) & Ract最终只是成了一个提高行业声誉的广告产品,和让更大一群无聊的工人找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