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9年11月

心乱

昨天晚上心异常乱。已经定下去考一次DSH,也知道自己基本这一次只是个赶赶时髦的“无畏抗争”。

1.带来的一副眼镜前几天牺牲了 2.自行车尾灯在这几天连绵的阴雨中终于也挂掉了 3.我的德意志银行卡已经两个月还没有给我了 4.现在晚上竟然听到屋子里有老鼠啃东西的声音,更要命的是你根本不知道他咱什么位置也不知道他究竟啃了什么 5.丢了一副骑自行车用的手套 6.现在似乎做什么都不舒服,都不对,娱乐也不对干活儿还不对,不知道什么才是对的。如同Aachen永远诡异的天气一样。

以上都是零零碎碎。我想,我进入高峰期了,又一次。前几天问个也跟我一起来德国的挚友,他非常世俗的回答使我直接把QQ关掉。我也在想,如果效果是一样的,干嘛来德国,为了什么到底!我期待的那份“火热”的感觉在哪里?如果就是这样仿佛在坐汽车等待一个目的地,我宁愿下车步行。现在的所作所为意义何在?我真的是感觉到德国的设计教育远远超过国内吗?                                       还是同学那句反问背后那份可笑的虚荣?

虽然我是自己思考的主导者,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当该想的和正在想的有所差异,这份痛苦,更加,难于描述…………………………………………………………………………………………

 

Advertisements

差距在这

最近一直不勤于动笔写东西,老了,也许。

今天我很惊喜,当我的作文发下来时候,看到的是血淋淋大片大片的修改。我想起鲁迅先生笔下描写的他年轻留洋学医时候为他亲自修改文章的日本教授。真是细致入微,不同于大部分国内老师的方式(尤其是国内大学老师),这位50上下的德国老师不但标示出哪里错了,更加一字不落、从头到尾的帮我把错改正好。许多错误是语法上的,也有相当数量“错误”是老师认为表达方式欠妥,用更地道的表达要我知道。

每天上下学都会不禁感叹区区25万人的亚琛会有如此之多的精品老爷车、奔驰巴士、精品古董教堂和民居。每当我经过修建于1905年的亚琛中心火车站,我就不禁感伤哈尔滨那1904年竣工的俄罗斯青春主义风格火车站(已经在1960年被伟大的人民力量瓦解)。不是我们没有东西沉淀,而是我们不打算让它沉淀,没人会体会到这份只有时间才能带来的美感。这里的房主经常“亮骚”,经常看到房子大门上面写个1850什么的。我心想,要是我们祖宗像你们这般,别说写个1850,我们还要写个1850 BC!知识改变命运,态度决定一切。很多国人羡慕德国先进的工业产品及技术,羡慕这里古色古香的欧陆风情。我以为,之所以当今这些屁丫个德国人这样幸福,皆拜代代相传的这份认真劲儿所赐。认真思考什么是美、认真思考什么是对,认真思考一切值得、应该思考的东西。即便是一篇小小的作文,即便一次要批阅近20篇作文,也会一丝不苟的把这3000字的作文从头改到尾。

我说,这才是真正体现差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