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9年12月

打工的态度

昨天Pause的时间提前到18点,Kantine里头的人多了不少。虽然我不情愿,但是作为华人只能跟身旁的黑人哥们儿示意了一下,做到了华人区里。照理说我应该高兴才是,都来这三个月了,一次见到这么多中国姑娘的机会不会天天都有的。吃着饭却不是很高兴的感觉。姑娘们言语之间,让人感觉劳动并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或者说,如果家里有足够的钱,坚决不会来打工。打工的都是些只能得到鄙视的穷要饭的国人一般。我挺伤心的。国人穷是事实,必然比不过韩国日本和台湾省那些屁呀子。但我相信上帝对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无论你从那里来做了什么事情,都只是个经历罢了,至于经历什么,只要不是太糟糕,Ist es ganz egal!就比如我们这个破楼道里有个哥,不打工,用姑娘们的话说就是不差钱。但要是真的不差钱你怎么这么破的楼道住了足足一年啊?怎么不像秦哥那般租个别墅再买个Alpharomio?
我以为,世界上不缺自我感觉良好的人,缺就缺真正有自知之明的人。无论你如何想掩饰,自己拿半斤八两的都会路人皆知。何必躲躲藏藏打肿脸充胖子?真是不如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经历过自己的那段年少轻狂,我致力于做一个自知之人!

打工,生命中的第二次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二次。第一次正式的打工在国内,在那个狭小的打字复印社。什么都是不正规的,直到发工资那天,我才确定,老板只会给我600块。一天从早晨六点半一直干到晚上五点多。中间尽管是管饭的,不过可惜根本没有正式的休息时间。只能自己挤。
 
今天在Aachen的AixTime Arbeitagentur申请的。结果出乎意料,前脚走出去,后脚就给我电话。问我今天是否可以就开始。那就开始吧,还犹豫个啥!去做飞机餐,干的活儿也是最累的。就是把一个大桶里头的一种什么酱,用一个大约4升左右的量杯一点一点的承装到一种平板里头,一车十个板,每板大约是4个量杯的样子。嗯,就这样,干了一下午加上晚上。午饭也没有吃上,好在晚饭是免费的,吃的意大利的通心粉和附带的肌肉还有德国小面包。一天,60€.也就是国内的一个月的工资。真是好………………
 
好了,现在精神有些恍惚…………
不过,我现在似乎越来越确信,上帝对我有个美好的愿望。昨晚康强进我屋子里,说今天晚上的节目暂时不用我去了。今天有是这样的开始工作,晚饭时候呢,我就是随便问候了一下一个正在打扫的奶奶,奶奶就给我指了我应该吃免费的晚餐。由于时间仓促,我没带现金,所以只能想办法搭车。结果在换衣间碰到了认识第一天的自己的一个Boss,就搭他TT回家了。开得很带劲儿……哈哈!我想,上帝对我做的一切我都不会忘记,他对每个人都有的那份没好的计划。这点,我越来越相信了。

第四个月的开始

1.不知不觉,昨天已经是来这里的第四个月了。很庆幸自己做出了一个激进的选择——考一次DSH,也就是昨天,我把这件事儿完成了。注意,不是当下流行的“裸考”哦。而是对自己很负责的三个月语言巩固提高,两周的应试集训。考试非常难,比平时练习的难上至少有50%。不过,这就是人生。你不可预测的东西总是大于你能做的那个份额。Tja,红牛喝了、巧克力也吃了。天不助我,我不必自哀。

 
2.完事儿之后,教会的人如约好的那样去了湘姐那里。第一次看到了德国家庭的生活模式。Haus、自家一大片地,烛光。说来有趣,因为Aachen是个边境城市,所以德国人住在国外,上班在国外都不是什么特例。比如,昨晚虽然之后20分钟车程,不过我们事实上是在比利时吃的饭。而除了我们这一桌中国毛头小子和傻丫头之外,还来了另一个家庭来串门儿的,说荷兰语的…………
3.昨天饭是典型中西合璧样式的。用刀叉,但是有时候还要用他们叉春卷叉蚂蚁上树什么的。聊天当中,发现原来自己的身边竟然做的都是尖端人才。比如那个一直聊天的博士后,竟然是研究我非常感兴趣的多层Flash内存工艺和结构的,另一个刚刚把所有青春都砸给Diplom的小伙子在RWTH研究风力发电机扇叶形态的。哈哈!有趣,暗藏杀机啊!还有这一桌带着德国儿的中国菜,也不是湘姐一个人的手艺,确切说是他家22岁闺女做的,很猛。国内姑娘们估计如果再这种生活水平的家庭里刷碗的经历都会屈指可数吧!虽然语言不是非常流畅、虽然那张混血的脸让我看着还是不是很舒服,但我由衷的佩服这个开朗的姑娘。以后我有了孩子,必然也要求我孩子这样。
天渐渐冷了,今年春天在大连,夏天在北京,秋天在拉萨,冬天,冬天还没有来吧,不过,冬天要在德国了……

《蜗居》的一点感想

 
     看完这个电影,我和其他人的感觉多少有些不同。我仿佛是演算一下未来社会中的各种人,各种事情罢了!
 
      你是否注意过,宋不是有意想包二奶随后导致整个家庭的破碎,海藻不是有意傍大款,苏淳也不就是希望自己平平庸庸,而海平更加不是为了要房子而要房子(她要的是孩子的爱)。而,很多校内上评论的小贝,也不是就因为心痛钱而不借那六万给海藻,显然,他是以非常清醒的态度看待借钱给姐姐的。换做我也很有可能选择不借(况且,现在用感情骗钱的大有人在)。
 
      总之,这个描写的很客观。和共和国刚刚成立时候的那些一眼便可明辨是非的影片恰恰相反。他就是实实在在的反应了中国社会里普普通通的大众,实实在在的生活,实实在在的这些感情、权利、金钱相互交织而发生的事情们。
      
      滔滔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人们就一代代的,就这样“演绎”着那些自己都想象不到会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一点点成长,一点点衰老,一点点成熟。然后,柔韧踏着自己的路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