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0年1月

81,82,83

   
     实话说,来德国当时真的是没有多想,没有想到只有“穷人”才来德国。也没有多考虑德国Diplom、magister的高学位、长学习年限的弊端。来到德国,走了很多路看了很多风景,也经历了各色的国人,感到前路并不简单。
     鑫哥:应该是82年的人。2010年28岁了吧,去年还二十七呢。大连人,我老乡。在RWTH读完了英语Master,一个汽车方面非常尖端的专业(似乎跟测量有关)。本先打工的公司说好毕业后要他,可惜Wirtschaftkrise让他丢了唯一的工作机会。你想啊,在德国找工作德语不好怎么可以,而在德国读的英语Master怎么可能德语够用?这就很尴尬,留在德国必然找不到工作、去英语国家如此有含金量的名牌大学学位在那里必然不被重视,更重要的是英语的口语,显然还需要从头再来。
     Ming哥:应该是81年的人。也29了。去年刚刚开始自己在Pforzheim(世界顶级汽车造型学校)的Bachelor学位第一年,“出来”时候,大约32岁,然后呢。宝马设计师?那挺好。不过我感觉岁数还是有些大,而且30多岁时候还啃老(我不了解他是否还在兼职或者学校提供很好的HIWI,只是猜想,做最坏的打算),我不想那样,我的对专业的爱好还没有达到让我放弃赚钱的地步。
     鹏哥:具体哪一年真不知道,不过根据国人大多国内Bachelor结束过来Diplom或者Master的惯例,他也处在这个年龄段。前一阵子刚刚和文迪(和我同年的半个老乡,以为23岁时候就可以完成硕士的高手)结为同好。和媳妇都是虔诚的基督徒。虽然不比鑫哥四年就毕业,不过现在管理着三家公司网站并似乎还做着其它的什么营生。给人种已再次扎根的感觉。我想了很多,怎么评价他(当然,幸福是个冷暖自知的事情,用不着我这个旁人关心)。前几天老朱到我这儿做客,说在教会里看,大家的皮肤都没有那种健康的“红光满面”,我一拍脑袋,确实。哎,在这里,必经不是故土……
     朱哥:和鑫哥是一个情况我想。不同的是,他是个更加有魄力的人。他的父亲是位快六十的河南乡下人,而即便年事已渐高,仍然进城务工。朱哥也是举了高债过来的,都说做什么事情都要有破釜沉舟的精神,他就是个典范,如果再不干活儿,明年就没有钱继续呆下去了,而且还需要还这近十万人民币的高债。前几天老朱在中餐馆终于找到了工作,每周周末两天工作共计24小时,60€,第一天晚上他通过QQ发来一句埋怨“伤肾啊”。当时我笑,后来很为他的魄力和勇气感动!一般人不说能否接受这个工作,就算是进店家里问,都不太容易“好意思”(又是中国人的面子)。还有点值得提一下,由于是学习声乐艺术的,他大学本科毕业之后留校当了个“编外大学老师”。干了足足四年仍然没有任何起色。我喜欢这种魄力,趁着自己还年轻,想做什么就应该去毫不思索的做!
      A姐:一位在这里读了十年Magister的女前辈,虽然完全只有一面之交甚至不知到名字。不过,她也用十年时间体验了德国的留学生涯。为了完全自理,她也找了工作。与前面不同的是,她工作的似乎很轻松,且后来已经把德语说道和母语一般的感觉了(自称),去年她毕业了,在国内找了一份德国公司驻华代表一类的工作。也感觉相当不错的样子!
 
      说了很多,我想,即便已经改了学制。但是学年长,自立,单身,找工作都是留德的重要压力所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再多想,既然上帝安排我在大二时候就想好来到这里,那么就是这里,无论如何。只要努力,总是有自己施展的天地。高调低调不关键,还是要自知,时刻警醒。还要为自己祷告,因为上帝对每个人都有个美好的小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