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0年4月

申请学校的截止日期无情的一天天临近,
我甚至有时便血。
我的头仿佛像是个装满被压实垃圾的垃圾桶一样,难受的要命。
 
“如果我上本科,就好比用八年时间读一个本科,设计。
“如果这个本科学校不好,就相当于再耽误四年。
“中国的设计前景,Tja,谁不知道。
“如果读硕士,只会比国内所谓的“硕士生”好一点点,在多耽误的这段时间里,也许能够多认识几个朋友、学点外语。
“现在我已经不小,身边因为读书30岁生活潦倒的比比皆是,如果读本科,我基本也是那个年龄吧,只是因为学历结果更加惨烈。
““你的这个作品集不好,建议你别申请德国工业设计了,申请不上了”。
“如果想打工自给自足,必然影响学习,拉长毕业时间,不打工,还靠父母养着,什么时候我养他们,他们的大半辈子已经过去了。
 
想到这些,我深深有种自己人生走到此处进入悲剧性的高潮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自信彻底被摧毁后,靠着自嘲、犹豫、啊Q精神、“良好心态”继续前进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