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0年5月

最后关注的一个

昨天楼里的三个国人一起小聚。我组织大家包饺子。这是我来德国近九个月第一次主动组织包饺子。混合肉与大葱馅儿。四川的晓渴调的馅儿,河南的老朱擀皮儿。我则做了前期准备和最后煮饺子的工作。尽管第一次,但是大家都很有经验,弄出来的饺子味道相当不错。饭后,大家,作为男生,又重操旧话题——女朋友。老朱媳妇儿在国内,所以,他感觉最幸福时候就是能够在家乡和女朋友时时刻刻在一起。我逗她,说,要是女朋友上厕所你也跟着?他不犹豫的回答,在门口等着。当时表情自然流露的真诚,悄悄说出他对女友那份真实的渴望。晓渴和女朋友散了,提及此事,他感觉自己“没吃亏”,含义不言自愈,并为赶紧在德国再觅新欢而长吁短叹。我呢,我不知道,我可能太理性了。所以,之前尽管试过几次,都停留在被人家耻笑的连手都没有牵过的阶段。写到这,我忽然想到就在昨天,还看到校内上两位大学挚友中的一位终于找到生命的另一半,我于是成了大家点名批评的对象。也倒是放开了,特别在这里,谁不现实?谁敢不现实?望着难得晴天时候无论是跑车里还是自行车上和我年龄相仿的德国情侣,我只能任,谁叫我是中国人,谁叫我来到这?做自己能做的,改自己能改的,接受不能改的,不做自己胜任不了的。原则就这么简单,我的另一半?上帝给我从身体里取出的我的那块肋骨?相信她会有一天找到我的。

Advertisements

坦然吧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不太写日志。
试着学“虚怀若谷”,却又不能压抑自己一颗想表达感觉的心。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不经意间,生活便发生了很多奇妙的变化。比如,上周六我受洗了,是的,就是从一个已经活了几十年的无神论者,一下重生,成为一名基督徒。
Aachen的天气非常出名,就像是个怨妇的脸,一天到晚哭丧着,整天还没完没了的下雨。来此快九个月,深深为这种忧郁的天气折服。不知不觉夏天来到了,这张脸好看的时间也多起来。上个星期天,独自骑着那辆三十五欧买的二手单车远足一次,路上好多人开着机车,成群结队,而且没有一个机车不可以算作是艺术品。无论是发动机那或浑厚或亢奋的声浪还是那种驾驭的霸气都让人很震撼。骑上艺术品,欣赏着如此美妙的初夏乡间欧陆风情,真是让人好不惬意!
最后,自己今天收到了第一封所申请的四所大学中FH-D的回信。如此大的信封,显然不是吉利兆头。嗯,我被以" Die eingereichten Arbeitsproben entsprechen nicht dem Studienprofil des MA-Studiengangs Applied Art and Design" 为由拒绝了。不过,看到德国教授这样和气的用词甚至还有其他学校推荐。让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尊重。心里暖暖的。
 
坦然吧,受洗了,以后就要活出自己新生的样式,要荣耀神,要知天命,任重而道远。坦然吧,主内的生活将更加的艰苦,神既然拣选了,就是要给我更多的磨练,抵制更多的欲望克服更多的困苦,要坦然,要豁达开朗,要禁得起雕琢。宝剑锋从磨砺出……
就这些,喜乐,坦然!
 
 
 

现阶段想明白的这件大事

凌晨6点07分,带着浑身的酸痛,继续赶制明天申请FH-Düsseldorf所用的一个项目。
 
昨天去教会了,这是近一个月的第一次,吃了团契中一位得到神恩赐,有感动妈妈做的馅饼、包子。大家互问冷暖,元庆瘦了,茨坪也是。大家都在打拼,无论学习还是实习工作在此。昨天在校内网上又有北美的同学贴了他们的五一假期。大旅馆、自驾游……。昨天傍晚从教会回来时候,与我们步行的还有个小提琴演奏员。在这里读完科隆音乐学院的相关专业,正在实习,等待录取。来这里至少五六年的她仍然有一个巨大的问题“一个德国朋友没有”、“感觉很孤独,很难跟人说上话”,或者说,还在“文化休克”的阶段。我们到了家,老朱和我仍未尽兴,在他房间里又寒暄几句。老朱每天晚上都到“东方红”(一个中餐馆)去拿自助餐剩菜。昨晚有些晚,于是寒暄过后就顺手打了个电话问问十点多去取是否已经太迟。屋子很静,所以我也清楚的听到老板忧郁的声音“哎,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正好陪我过来喝个酒。”结果昨晚直到我凌晨0点45他也没有回来。
 
我现在不停地想,想自己当初来德国的意义,如果有Ming兄的信念和良好的专业基本素质,在这里就读一所真的可以提高实际能力的学校。我绝不会多想,但是,现在。我,一个连学生都不是的“德国留学生”,现状除了有几分惨淡外,也给我更加客观审视在德华人生存状态的机会。我以现在的身份,现在的眼界,现在理性和直觉断定。我100%回国,顶多再完成一个学位,最好是Master,如果Bachelor的学校读起来实在没有想象的有意思,我一定也会立刻走人。我不会在此多多逗留。这是我的性格、实际大家平均的生存状态共同决定的。我不想那样操劳、那样一直飘着的感觉。
 
我想有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