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0年6月

Bergauf

今天是端午节。早晨四点多起的床,又是在ROSEN的Anlage14干到下午三点钟才到家。把早晨没有吃完的面条汤喝掉,和家里唠唠嗑,顺手拿出五个鸡蛋和一点茶叶一起煮了煮,算是象征性的又过了个端午节。
 
由于申请的五所工业设计学校已经有三个发回了拒绝信。我的信心也基本崩溃。只能顶住打工带来的身体,在异国他乡Kultur Shock带来的心里上的压力再次为我的Zulassung奔波。
 
晚上带上三个茶叶蛋,本先计划晚上只是从18:45到至多19:30在楼上弟兄那里串门的。结果这不,快22点才回到房间。三个小时时间,两个老爷们谈天说地很快就过去了。能不快么,这是一天时间当中唯一说国语的时候,即便都是家长里短,也可以只是享受“说”带来的乐趣。再者,回到房间,又要顶住压力看申请学校的网页。作为旁观者,大家一定不会体验到这种巨大的压力。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外面才有要彻底黑下来的趋势。这种晚上八九点钟还仿佛是午后感觉简直扯死了。和我现在这种尽量让自己逃脱的状态形成了可笑的对比。苦啊,出来的人,考研一环扣一环啊,不容易啊……………………
 

高度智障期

       曾经跟我一同学德语的同学当中,就有这么一类人。他们毕业已经数年,也试图工作过,但最终浅尝辄止。对于当时的德语学习,在经过中国式的大学四年后,也显得疲于奔命。致使在走出国门的路上,花钱的效率上去了而学本事的效率没有跟上。我不愿自己也这样。
 
       但是近一段时间,因为自己连续收到两封拒绝信,加上有些零散的工可以打一打。生活一下子“智障”起来,也就是那种一点点书都看不下去的状态,总是感觉因为拒信而有明显的心理压力,因为工作而有明显的时间和体力上的压力。上周末请大家喝酒,买了一箱啤酒,喝的有些过度,估计是自己太想麻痹一次高速了。实在是不想天天画手绘,天天看学校网页,天天承受随时到来的拒信的心理压抑感。酒力过后的周日,又是一片内心的怅然……
 
       人的心态也许真的是有某种特别的作用,在我如今的智障期里,我已经把那个丽台的GPS模块永远的落在了公交车上,上个月末购买的Dp1s在DHL的精心演绎下,竟然能够奇迹般的又邮递了回去,然后就是自行车钥匙的意外失踪。这一串串的事情,仿佛恶作剧。
 
        这一周由于工厂夏季备货已经完成,我又一次Arbeitlos,又相当于把我关进了自己的那个“小黑屋”里。邻居,也是一起共处半年多的朱登朋弟兄将在本周六清晨离开亚琛。这下连个说话人都即将没有了的我,仿佛真是将要进了牢房一般。下一周的日子怎么挺过去,我真是一下子拿不出主意。
 
        哎,就这样吧。这种消极的感觉应该一直伴随着我吧,我倒是已经习惯了。生活还要继续,我不该以写日志来打断这个生生不息的生活,我无法跳出我的处境做什么,而必须在其中顶住压力,继续前进。最后把老朱的照片分享,给自己今后的回忆留做备份。

剪草坪

在国内时候,就听过,在国外打拼的,什么工作都有。不料今天,一上次帮忙搬家的大姐又给我打电话,说是,剪草坪。
 
草长在草坪里,草坪一般都在Haus前后院,某一类人又住在这种Haus中。今天和这女主人唠了至少两个小时。她从各个方面介绍了她的“习性”,她是搞半职DFG(Deutsch forschungs Gemeinschaft)化学科研项目的,在这里的TH任职,老公全欧洲奔跑。只带国内过来的精品小型旅游团。聊天当中的很多信息我必须记录下来的。
 
首先,她提到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所以很善于学习,二十年前就在国内读研究生,鉴于老公是北大的学生,不难想象其国内母校惨烈程度。曾经出去做过流水线,感觉太伤身,又回去继续她的学业。作为研究员应该是至少博士一个级别的,或者,到了教授的病情也可以理解。其一直自嘲就是个家庭主妇,不懂科学,后来聊天无意提到,当年的同窗现在都是国内的科学家,曾经回国时候受他们邀请互相交流,发现由于国内体制,“内耗”相对占据主要时间,这些全职的“科学家”,在他们的晶体学领域,还比不上她这个半职的德国家庭主妇。嗯,这个我信。国内情况我算是半个“过来人”,科研方面具体情况略知一二。再看此姐妹儿生活。小时候读过很多小故事里头不都是说艺术家和科学家容易“不着调”么,这家里就是一天只做一顿饭,剩下两顿啃面包。来时候BMW后座上的一只小女儿的袜子还有其他比较诡异的东西营造的如此“随意祥和”的感觉,也暗暗证明其性格特征。
 
其次,大姐明示,来这里两年才能基本解决好语言问题,我才刚刚开始,莫急。头十年都是比较sauer的奋斗,他们夫妻二人当时,有了一点点结余就通过一小块便宜的蛋糕品尝二人的甜蜜。第十年到第十二年基本能解决好经济问题。自从老公开始认真带着旅游团到处奔走,把它当做事业做大做强之后,经济状况大为好转,后来,家庭经济运行实在太好,就只能搬到郊区的这个Haus里了……
 
之前已经见过了比如“东方红”和“鸿运来”老板们为钱而急功近利的生存状态,也见过了这些饭店厨师的辛酸,也见识过那些通过假结婚等途径在这里做产业工人的”张师傅“们。感觉,今天这家儿,是最靠谱儿,最应该我努力的方向。不是努力她家那Haus或者花园儿,是那个气氛,是满目陌生德国建筑、家具、汽车却又无时无刻不透露出的那份真实的“家”的味道。家,就等于即便在家时间很少,却有一个能够在家无时无刻不挂念你的媳妇,几个孩子,这,才是,家。看看她这二十年做过的,我现在也不多想了,人家都没有想过,我何必苦苦计算明天呢,上天既然已经给我安排好,而且,是最好的(经上说)。我就拿出百分百的努力即可。开开心心、高高兴兴。做飞机餐我就多吃炸鸡翅、在冰激凌厂我就多吃冷饮、在饼干厂我就多吃饼干、在人家花园除草我就多学点植物常识,在学校,就拿出12分的努力学习。天天喜乐。人生就该如此。
 
最后,无论谈论自己、家庭、孩子、生活。大姐都无一例外的腰告诉我,她是个幸福的人,也希望大家都和她一样幸福。我想,刚请是会激励自己和他人的,正面思考永远都是自己应该保持的,我也有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习惯,无论别人怎么说吧,我应该保持。发扬,谦虚但不自卑,对自己时刻有信心,嗯,高速,加油。我看好你!
 
前几天去接在Bonn刚刚通过DSH的同学,顺路去了Köln的Dom,这个世界知名的Dom,无论从里从外,我都只能在心底大呼“哈利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