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0年8月

Jülicher Straße 82

mama

最后一晚的夜终于深了,我送走邻居晓渴,独自看了一阵子包好的行装,终于有一种想说说话,总结总结什么的冲动。

你说我这一年成功么?

成功。

因为首先我真的在德国了,和预计的一样。真的就在这里不知不觉,在Aachen的这条叫做Jülicher上的一栋被命名为82号的老宅的一个小房间住了11个半月。我算是“挺过来了“。

其次我竟然真的有了信仰,相信了上帝,为自己已经衰败不堪的那些助人为乐,按章守法,待人如己等人间美好品德的心找到了源头,更找到了比自己的良心更好的标尺榜样,知道了最终的公义审判。虽然现在我仍然动摇,但相信,只要自己不断探寻真道。必能得如神一般柔软谦卑之心,并放下重担而拾起轻省的胆子,靠主喜乐。

再次,一年当中自己见识了在德国各行各业的华人,让我亲身体验了“在海外打拼”这句话到底对应着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喜怒哀乐。

再次,我通过了DSH德语考试,申请到了德国比较好的设计院校Burg Halle的多媒体设计硕士学位的学习位置,两个德国顶级工科院校(T9)的建筑设计本科学习位置(TU Berlin,KIT),一个室内设计本科学习位置(Hochschule_Darmstadt)和FH_Aachen的给排水本科学习位置。邮寄了10份申请材料,得到了五所学校的录取,关起门来说,我挺知足高兴的。

再次,祈盼已久的那份来自经济上的自给自足的小得意终于得以体验。尽管不能真正的在现阶段实现自给自足,但却也很满意这份经历。

最后,这一年当中去了德国的几个城市,也在邻近的比利时荷兰小小的参观一下,让自己的眼界有了一定的开阔。

不成功。

首先,一年当中的房子铁定是租的很贵,而且质量很差劲儿。

其次,申请学校时候,无论如何,最终还是与我的本专业失之交臂。我恨自己的基本功当年没有练好。

再次,我没有在这一年当中,找到一个真正谈得来的德国朋友,一个都没有。

最后,岁月蹉跎,我真的浪费了本来可以做很多有益的事情的大把时间。

 

30号Aachen的天气真是有趣,一天当中一会儿天晴,一会天阴,来来回回三四次。天晴时候仿佛没有下过雨,天阴时候大雨滂沱。仿佛上苍也不愿意我离开这个对我有特殊意义的城市,让我再简短的回顾一次这里的阴晴冷暖。

啊,真是要赞美啊!一年当中,学德语你就让我一直在班里倒数,好叫我卯足劲儿向前冲。想省钱就让我碰到老朱,竟然可以一个月除去房租保险仅仅花31块。想打工就给我打工证明,让我尽情经历鸿运来、Frankenberg,Kingkartz,Rosen Eiskrim GmbH……,想申请学校也竟可以如此鬼使神差让我躲开并不适合的,而是到东德的Halle的一所知名的KH学我心仪的设计,甚至是我自己都不确信的这个,最适合我的,主要用电脑作图的“Multimedia Design”方向。让我又一次躲开了挣钱的苦恼,可以在学习的时候更加潜心。

上苍大能,我真是感觉自己靠主喜乐。通过神指给我的方向看我的人生,我真是不能不大大鼓舞高兴我今天的所得。最后把Q兄分享给我的两句记下来,以资对我未来前路的鼓励和行为准则:

 

耶稣对新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1-32)

凡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

 

人最大的一个罪就是不谦卑。导致招致灭亡的骄傲,让人疲劳的攀比。我愿谦卑,让老天带领我经历前路。愿Jülicher Straß上的美好故事可以继续。

Lanparty

_SDI1035 嗯,不可否认,在Aachen的这一年是比较“憋屈”的一年。开始自己做饭,自己理财,自己还要筹划着平衡打工、学习和生活的时间分配。更多是来自经济、年龄还有对前途仍然一片渺茫现状的压力们。难得有大学时候的那种无所顾忌。

昨天从下午一直到午夜我们三个都玩儿游戏。什么不想,也不顾及眼痛背疼。实实在在的“年轻了”一次。实在饿得不行,就一起做饭。不到一小时就是四五个菜,配着在这里能买到的几乎是最好的日本寿司大米一起。边吃边唠有说有笑。挺好,真挺好。确实应该享受这没好的年轻时光。无论身处何地,好心情很重要。

受魔鬼攻击

jesus

真没想到,自己会在睡了仅仅四个多小时之后再次醒来忍受眼睛因为疲劳的刺痛,而写这篇日志。

昨晚十二点多查询了布鲁塞尔和布鲁日的旅游信息后就睡了。关上电脑之前又看了一眼“A片”,保证不超过两分钟,因为真的是已经成为习惯了。加上白天在游戏CS当中杀的400-500人,累积起来,应该算作我当天的大罪(tja,现代人根本不把他们当做罪)。

睡前,应该是也做了祷告。只不过非常随意。最近一直在求,也和朋友提起,既然信仰上帝归入基督名下,就希望经历一次上帝。上帝就真的放松了那只紧紧保护我的手,让我接受了一次魔鬼撒旦的试探。

我在短短四小时余的时间里做了几个荒诞的梦,这并不稀奇,摆弄电脑容易如此。但最后一个竟如此栩栩如生且让人不寒而栗。我确实第一次感受到,惊醒。如此地步对于我这二十多岁的王老五已经多年未遇了!

梦里,我和一大群认识与不认识的人一起做些无足挂吃的梦里常做的荒诞事情,在最后,其中一个非常爱主的教会弟兄不知怎么的一下子让我知道是已经去世很多年的人,另外还有一个也是。不知怎么,他们来到我的身边和我一起共事。我在梦里就是一惊!顿时灵魂归回身体,也感到有一种从未遇到过的力量死死地压住我的身体,一点一点残忍的穿透我的皮肤及至彻底进入我的身体。我打了一个寒战,心里大惊。睁眼看这我住了一年的小屋,在黑暗里,带着万分的恐惧。心里只有一个声——我受到魔鬼攻击。尽管那时看什么都很害怕,但仍壮起胆子爬起来摸电灯开关。比平时花了更久的时间才点亮了灯,而此时,无论看什么都有种全新异样的感觉。有点孩子气,而这种感觉却如此真实——蒙在那块布下边的是什么?那个包里头还是那个相机么?这个大小可真适合装下我的头,或者谁的头……我知道,写出来很荒诞可笑,可的确如此。外面下着典型的德国夜雨,淅淅沥沥却可以依稀分明出雨水着地的声音。有些不敢上厕所。打开手机想摆脱撒旦在我思维当中的作用,手机犹豫了很久才决定给我放些什么,熟悉的歌却听得如此古怪。遂决定立刻写此日志,并把桌面壁纸更换成附图的样式。心里便有些平安起来。

 

这日志基本就是写给自己的。如有路过,我一定提醒你,世界上有灵界,更有上帝,现代社会的机器、人工白昼也许抑制了这个灵界在世人中出现的几率,但我们不该把所有的东西都归结为“心理疾病”,好好探讨,必然有收获。今天主真的应验了我对祂的祷告,让我经历了灵界,让我知道了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祷告。感谢主恩。

属灵

今天晚上有宏大的步道福音音乐会,结束后,大家在外场照例吃东西聊天交朋友。

那位在音乐会中做主持当长老的,却没有人聊天,直到半小时交通时间过去。
这个细节,估计聊天的兄弟姊妹不会有多少人注意。
我寻思为什么不得其解,所谓最”属灵“的”长老“却没有人愿意接近,这就是“属灵”的后果,还是“走火入魔”的“下场”,还是什么其他?
现在即便是拍照片也更多愿意拍一些人物,因为正如佛家所述”心外无物“,人内心是另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内心世界和其他的关系,及至于造物之主的关系更是个浩淼无际而别开生面的世界。很多人感受到了神,却很少流露。有些人从未真正感动,却成了神手上的好演员,把自己感受不到的东西表现的惊天地泣鬼神(不指带前面所述弟兄,因其曾经的确和我讨论过信仰,他明显至少非常属灵)。这个世界很微妙,我只当慢慢时间长河流淌,不物喜己悲。
或者说,我现在该多多“保留自己观点”,不打扰别人,不猜忌,而运用自己的观点过真正喜乐的生活。或者像Ming说的那个,“享受生活”

夜深了

夜深了,
把灯关上,只听见电脑风扇发出的噪音。
八月份和九月份又将如去年一般分分合合,相聚别离。
现在感情麻木了,精神麻木了,上进心、虚荣心、好奇心、求知心甚至小小的自命不凡都彻彻底底的麻酥了。
一个周末的两天半下来,甚至比平时在工厂做工还累。我想累不在工作。身体,在心。心太空虚,太麻木。已经没有方向,不比当初刚上大学那时,敢想敢做,积极上进,愤世嫉俗。
不禁感叹:
老——啦——————
仰天怅惘,沉醉在一片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