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钟博物馆

Gfast-2072

终于在深秋有一次离开哈勒到其他城市短途旅行的机会。这次去的是叫“Laucha”的小城。前几天收到邮件后在Google上一查,不敢相信搜索结果。那个城市真的太小太偏僻了!

早晨8:22火车准时出发,到了Naumburg转车,接下来一段的火车竟然只有一节,仿佛是行在铁轨上的旅游大巴。(如左图),车上只有一个司机、一个乘务员。

这个Laucha【Unstrut】还真不是盖的,有自己很迷你的Rahthaus(市政厅)、Dom(中心大教堂)、Marktplatz(集市广场)甚至有保存很好的城墙。欧洲人对于城市定义时用到的所有必须建筑都已包括。美丽的萨尔河沿城流过。难怪这种在国内连一个村子的级别都攀不上的小地方,在这里叫做小城市(Kleine Stadt)。真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Uli教授吸完烟后,短短几步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和这里城墙一样古老的房子前。上头写着“Glockengießerei Gehr IIIrich”。长长的“glockengießerei”指的就是钟铸造车间。

如此小的一个城市,博物馆自然不该奢求什么。结果不出意料,这个所谓博物馆真的也只有一个“展厅”,也就是那个钟的铸造车间。于是整个博物馆也就只需要一个人来完成维护、管理、导游等所有的事情。对于一个从有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来的我来说,这样的博物馆真是别开生面!

Gfast-2116 

在博物馆里,热情的服务人员(真不知道叫馆长还是导游)在各个展品前很直观的为我们介绍了铸造钟的发展史、制作过程、世界之最。我知道自己有时过于吹毛求疵,自己的语言知识自从过来之后又多少有些邯郸学步的架势。故决定只说整个铸造过程中如下最重要的几个步骤。

————————————————————————————————————————————————————

Gfast-2104

 

尽管古人水平不济,不过在做钟方面还是积累了很多经验,不难理解,感谢主恩,在德国几乎没有没有教堂的城市,而无论教堂造型如何,钟永远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所以,导游首先给我们介绍的就是钟的出现历史等内容,给我们也展示了制作钟用到的“频响曲线对照表”之类的东西。让我们相信,这个铸造的过程不止是简简单单的弄个能发出响声的器具,而是有着大量计算数据作为技术支撑的“精密高科技产品”。

看完屋子一角的几件展品,就踱步到几个小小的钟模泥坯原型。按照顺序,依次是“钟模内芯——泥质‘假钟’——钟外模”。右图是第一个模型,说的是经过计算,首先先人会设计出一块木板(如右图),把它固定在一个轴上(以便转动),用它可以很精确的构造出计算好的钟内芯应有的造型。如左下图那样,先是用砖块砌一个大约的造型,用金属丝加固,再用泥精确勾画出钟核精确的造型。接下来如中下图,将轴上先前的木板换掉,并在原有的核上继续通过新挡板向上添加材料。这一层的泥其实就是所谓“假钟(Falsche Glocke)”。当把精确造型制造完毕后,会再向上加上装饰物,比如右下图所展示的铁质人物之类。将其晾干,并在其上继续添加细节,即钟身上的纹路线条等等。

 

 

 

Gfast-2103

Gfast-2102

Gfast-2101

 

 

 

 

 

 

 

 

 

 

 

 

Gfast-2106

Gfast

 

制作好“假钟”之后,就可以通过现阶段的产品来制作外模,也就是左图当中被吊起的这个土坯。尽管我的德语当时没有允许我听懂这个东西的制作工艺,不过凭着几年工科生的学识,我知道,它就是从假钟而来。在完成假钟之后,继续向上添加材料,形成一个有足够厚度的外坯,等到其水分蒸发完有了足够强度之后,将其吊起,拆掉钟内核上的假钟层,将内核置于一个大坑当中(参照博物馆全景图),并将外核精准的对照内核位置放于内核之上,将坑用砂石等填充,启动坑旁边搭建好的炼铜土窑。将炼出的铜注满由内外模构成的腔体。一座钟也就算大功告成,不过说来简单,做起来可绝对不容易。由于土窑用木材驱动,所以炼制熔点1083的铜相当费力,再加上还需要向铜当中添加其他金属材料以改进声学效果,并且如同钟耳之类的辅助件也会在铸造过程中进行制造装配,故工人们通常在铸造环节的这十二三个小时中是完全没有任何时间休息的。

等到铸造整个过程完成,将土坑当中的产品取出。做一点后续工作,并将其固定到用来摇钟的架子上后(如上图),钟的制作也就算告一段落。

 

————————————————————————————————————————————————————

昨晚银雪问我现在学的怎么样,我说道自己的这个学位读的不比国内困难。一个学期就一个Project,每周不出意外就星期二在学校出现两小时即可。实在轻松。不过通过这次的Exkursion也可以看出。表面上可能和国内的Master读法差不多。不过细细品品,在完成一个项目时候,教授确实起到了教授应有的作用,就是给你提供各种围绕项目周边的信息。教授的好坏不在于他教了你什么,这是个信息时代,只要你自己想学,一切皆可自学,从性爱体位到做几乎可以离开地球大气层的高空摄像气球、从炒家常便饭的菜谱到前辈介绍吃猴脑的体验。一应俱全。教授的职责,就是在你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的时候,为你找到你自己找不到的有价值信息,并且教授身边你又可以找到志趣相投的人们。这些,就是全部。至于如同上班一样的上课,那些都是本科以及之前的人们该做的事情,我们现在是在做研究了。最后祝自己在这个项目上好运吧!

Advertisements

猛烈地空虚,无助的安生

夫曰: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我一直信这个,而且信人要有目标,知道为之努力。知道不能让自己过的安生,不然生活就没有意义。知道人应该时刻“Keep thinking”。曾经还嘲笑过自己寝室和身边人生活的那份安乐而不思进取。可就是这个我扮演的一直积极向上了十几年的勤奋学生高速,现在不玩儿活儿了!

原因:

1、老了,更确切说,感觉自己老成了。很多东西都“驾轻就熟”,感觉没有什么东西真的“新鲜”,让自己有一种发自心底一探究竟的冲动。室友都跟我说我的心理年龄至少大我十岁。

2、目标达成。我从上大学第一次和她分手,就想好了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现在从外人眼中看到的我——一个在德国相对较好的纯艺术院校的设计硕士学位学生。正是所谓“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之时。近期目标实现而又没有继续前进中的新目标的人,就只能是现在这幅德行了。

3、自卑。在中国,高速不算作“呼朋唤友、走南闯北、才智过人”一类,但也算是个正常自然人。比如东北林大的太极协会的种种经历、比如全国各地的游历、比如几次奖学金,比如华硕的那次上海游……而在德国,高速几乎被当做残疾人对待的。别人想跟我讲话,基本必须放慢语速。说什么东西又必须对我重新来一遍摘要。现在打电话时一说数字,人家就很客气的“希望通过SMS发一下”。就是这样,本先自负的心理被“老成”矫正了许多,不料性格还未归位就又被德国的这种意外袭击而推向另一极端。我想,只有突然得了重病致残的人,才会深切理解我的意思,推荐看看《潜水钟与蝴蝶》。

4、课程安排。整个一个学期,我的专业只有一个Project。是为Halle的Turm编写一个在iPAD上运行的APP。说多也多。因为我根本没有接触过什么具体的编程事宜,一切必须从头再来。说少也少,每周只在学校出现约两小时即可。剩下的就如题目所云“猛烈地空虚,无助的安生”了。这种空闲的感觉是你拿买菜、拿做饭、拿打扫卫生、拿看垃圾电影都填补不了的。这种空虚仿佛是一双手,把你推到一个境地,在那里,你异常安生,安生到了几乎就要安详。这种空虚与安生中,你根本不可能投入到工作中,自己对自己的暗示仿佛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Berater在你的脑中,不断地提示你——把这个片子看完吧,把这段音乐听完吧……………………这样一拖再拖,一天一天,一周一周的就过去了。我的青春,我的梦想、我的甚至自信也就被不断推迟、延误、以至被最后残忍的取消。

Tja,也许这就是所谓留学,只不过我现在还没有开始更加典型的留学状态——外加打工环节。也许那个时候会好一些,不过会“被”不空虚罢了。那时我会更好的用自己挣来的钱让自己摆脱表面的空虚,可是!!内心深处的乡愁,或对于那片热土自己习惯的气息的思恋,是无论如何用带着铜臭的东西弥补不上的。毕竟我就是我,已经熟悉的东西,估计这辈子改变不了了。

600€学费

昨天在自动机取钱。卡被意外吞掉。

“吞卡”实在不是稀奇事儿。晚上有一搭没一搭去了Deutsche Bank的柜台。下班。

今天上午上完课就急忙又去柜台。人家告诉我,我的卡因发生可疑交易而被禁用。哪来的那么多“可疑情况”。我也就仍然有一搭没一搭的问,了解到,需要自己ummelden后才能通过邮局得到我的新卡。期间,我看到我的账户有至少一笔高达300欧的提现操作。有些纳闷,语言还是不允许我如当地人那般流畅交流,所以我也就取了20欧,并跟客气的服务员说我还是回家自己静静地看看账单再说。

到家之后,我竟然有兴致花了大约一小时试做“手抓羊肉”。之后还小憩一阵。等我出门前再看一眼我自己的账户时候,傻眼了。一共在前天和大前天有两次在Aachen发生的提现操作,两笔都是300.…………

在德国,银行的银行卡和密码必须通过邮局邮寄给户主。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在德国有银行卡的人,必须有一个固定的住址。如果搬家,你就必须赶紧报告新的住址。我这次就倒霉在这。正好20天没有去ummelden报告新住址,此间Deutsche Bank就在这个空当给我邮寄了新的银行卡(没有以任何形式通知我,也没有任何文件可以查到德意志银行一年一换卡)、接下来是密码…………在一次疏忽和可笑笨拙的制度以及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巧合共同加工下。我的600€学费被交了。之前苦心经营的个人财务状况一下收到巨大冲击。

毋庸置疑,如果我之前在Aachen住的房子已经住进新人,9成9是新的住户做的。如果那房子实在太烂没人愿意住,就是Hausmeister或者他和房主一起偷走的……………………接下来就要看德国的Polizei的了。我现在甚至有些不愿意用“德国”这两个字做定语,本来印象中的褒义词渐渐变成了中性词,现在甚至有些贬义的可笑感觉了…………………………

 

哎,学费算是交上了。但愿自己好运,愿主使我远离试探

54%和窘境

2010-9-邹铁铮-亚琛-学生宿舍-中秋节

刚刚读到一位校友的博文,说道“话说,人生的第一次重启在出生,第二次要等到死亡。中间各种问题只能凑合着挺过去,走的每一步都必须背负之前所为的后果。”

我现在害怕选择,任何跟选择有关系的事情我都尽量避免。比如今天买新鞋,每当我试穿时,我都满头大汗。因为我怕失败……

我想是因为通过人生这前二十几年,特别是近五年时间我经历了很多挫折,比如初高考成绩想象不如实际、比如大学恋爱的几次挫折、以至现状和理想严重脱节、最后综合成自己对于前路的彻底迷茫。经过别人和整个这个社会对我的磨练,我已经足够的保守了。用一个大棉被把自己裹起来。别人打不到我,我也习惯保持对外界的顿感、把自己变成为一个对于理想、财富、女人和家庭的绝缘体。

邹不一样,他来到德国之前从来不在乎钱,从来很任性。他不要说不用我这个厚厚的棉被裹身,更是仿佛习惯了全裸狂奔!我在08年和他一同游重庆时就预感,这人必在德国有一”课“等他。时间如白驹过隙~如鸟飞兔走~如电光石火~如昙花~如流水~如喘息……我们之间保持着微妙关系。貌合神离的好友,我对他哭笑不得的怜悯、爱惜、同情、鼓励、憎恨经常大杂烩一般的在心里翻腾。我来德国、他也来。告诉他不要走中介,他偏偏花一台上成Mac Pro的钱走,下了飞机竟然又叫人家”接机“,又出去了一台普通笔记本电脑的钱。之后就是至今让人回忆都惊心动魄的半个月飞两次中国、和爸爸打仗以至右手小指骨折,加上拖延时间过长而无法修复。在内心弱点和调和不来的自己造成的”盛大局面“的共同作用下。他终于希望崩塌、经济告急、签证告急、家人关系告急、学生身份告急、WG室友关系告急…………生活中一串红灯亮起。邹这下不用再对谁使幼稚的小性子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和女友彻底决裂,或者说,女友彻底把他甩掉后。他回来考了一次RWTH的DSH,他第二次回国前我就叮嘱他,”要想好,你的回国意味着很可能半年到一年推迟入学“,当时他很”豪爽“的允许如此对待自己。RWTH的考试结束了,与他同行的同学都通过了考试,偏偏他自己60%。这下谁也怨不着,我当时推荐他”听我一次,波恩神学院,先过了比什么都好。“。不听,”我感觉我这个人,必须在好人圈子了,我太容易受别人影响,而且波恩神学院不能真正好好学习德语。”路是人走的,他既然选择继续“裸奔”,上帝就有权让他更High,结局是,尽管他在RWHT一个月确实全身心投入,考试也并不难,可阅卷却再次体现上帝大能(到底是批的问题还是他过高估计自己,无从考证),比第一次在几乎裸考状态下的60%又低六个百分点。他现在更加走投无路!我对他的复杂感觉再次体现。有些“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有些“幸灾乐祸”,有些预言应验的满足也有些为他前路漫漫的担心发愁。今天跟我们唠了很多,我也给他支了招。怎么把是否保留学生身份、延签、解决经济问题、如何考DSH、如何打工做了我的分析。

哎,扯了半天,就是希望大家都好。希望大家在学习这些本该掌握的本领、裹上这些本该裹上的被子的时候,少受一些苦,多有一些得着。

与此同时,通过邹女友,我也深深感觉到一个女朋友在我这段人生中扮演的角色只能会是如此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