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听道

Jesus fix   今天于斌传道给我们讲了《约翰福音》第九章“医好生来瞎眼”的这个故事。不想多说,只想赞叹那位“瞎子”的一些东西。

   耶稣看到这个先天的瞎子在路边乞讨,”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对他说:“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他去一洗,回头就看见了。

   如果你是那个瞎子,你会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用一种匪夷所思略带侮辱的方式——在地上用自己的唾液和烂泥和成稀泥摸在你脸上,来医治你先天的眼疾么?我的问题可以分作两点:首先,从最根本上说,当你已经从内心上饱受了与生俱来的伤病所带来的常人难以估量的自卑/痛苦,外在上因为自己乞丐/瞎子的身份所受人的嘲笑,你还有那个小小的梦想么?那个让自己复明的梦想。其次,你有哪怕那一点点相信的信心么?哪怕是一点点的,好让自己有勇气再一次跌跌撞撞摸到“西罗亚池子” 。瞎子正是二者兼具才会复明。 瞎子复明了。他,也得道了。有人问,上帝有如此这般能力,为什么不让这个乞丐一出生就如其他孩子一般耳聪目明活泼可爱?因为神亲口说,“是要在他身上显出 神的作为来。”为什么神在其他篇章中已经提到过,可以一句话让千里之外的人的医治,而偏偏在这里故弄玄虚的和稀泥?因为,神要考验乞丐的信心。考验他对神的信,考研他内心的希望。这更再次验证那句“不自救的人,上帝也不救他。”

    上帝把我带到了Halle,仿佛是在我眼上抹上了稀泥,Halle这个地方经济条件的落后,仿佛是神在之前早就让我失明。我现在的窘境仿佛就是乞丐仍然摸着向前去找西罗亚池子的那最后的困难。不知道前路,不知道实实在在的真假。主爱大能,主能让天生的瞎子复明,我怎么可能怀疑祂在叫我经历苦难之后得荣耀。今天借着张一非弟兄的口,我也更加坚定信心,在Burg的学生,无论ID/MMVR/……刚刚开始,都是不行。不行不是在不努力,不上进,不会。是差在了学习的方法,感觉,思路上。没有一个适合这里学校制度的学习方法,怎么可能会有好的成绩?而知识是在不断扩展/更新的。过去掌握知识的人有明天,现在,只能掌握如何获取知识的方法才会有知识。Jesus,您把我带到当下,我真的无论如何要感恩。您如此严厉而慈爱,严厉在这几天天天早晨使我3点钟醒来,让我自省,让我思考。您又是如此慈爱,让我掌握“渔之道”让我领受世俗里当下最重要的知识——KnowHow。哈里路亚,感谢赞颂归于您!

一个青年,独自灯下的联想游思……

写到这,我想起《诗篇》里的第二十三篇,当我再读起,复杂的感情难以言表。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糟害,

   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

Advertisements

车钥匙

挺好,前天晚上去同学家串门儿,正好锁自行车时候前边有人要进楼。我没有钥匙,所以就着急往那人身后冲。不料,上了年纪的高速这个瞬间彻底忘记了自己手中的钥匙还没有从车锁上拔下来。

等到午夜时分从好友家离开才发现。外面下着雨……

走到自己的车旁,发现车锁内侧夹着个小纸条。上头写着“你好!你将车钥匙落在车上了,我很空闲,所以为了防止你的车被人骑走,我把车钥匙拿到上边去了。你可以找我,XXX,住32号房。”

当天已经很晚,故第二天去找。进门时候就发现大门口贴着这张“Schlüssel gefunden!”的告示。真是细心人啊!最终我敲响了31号的房门(第一天的纸条她写错误了),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德国姑娘问了我钥匙上的挂件儿样式以确认是否真是我的车。最后高速用刚刚及格的DSH-2德语通过“审核”,拿回钥匙。

恩,这就是德国吧。不是说德国就一定好。就是说,你生活的这个环境,不是简简单单的身边人由中国人面孔换作外国人,或者你用欧元消费/公交车是奔驰/路边酒鬼群聚。而是一种高一层的东西。这个地方的“民风”,这个东西太不一样了。差别很明显。而这个隐性的环境才是真正的大不同,才是我为什么来这的原因,所谓来欧洲“体验”的核心所在。小小一串钥匙,正如600欧元一般,仿佛是上帝故意让我失而复得,从中更加了解德中不同之处,更加理解差距所在。

很棒,很精彩,感谢我主!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约伯记 1:21)

无题

前文中提过的老邹终于通过了DSH,首先,真心祝贺(历史文章链接:https://gfast2.wordpress.com/2010/10/09/54%E5%92%8C%E7%AA%98%E5%A2%83/)。

哎呦,现在天天自己,真是有些形单影只。昨晚和一位同是从Aachen过来的女生还有一个校友在她家小聚。几杯果酒之后,校友就滔滔不绝。我听着,一句都不反驳。从上帝如何是假的到Burg比Schwabisschen Gemued好到还是不容易融入德国社会的困惑。高速真的很想反驳或者评论,不过我可能真的心都老了,我劝他了,他最后也就无动于衷的带着现在有些融入到性格中的麻木不仁最终没有多说几句。直到夜深时分穿行在国人不可想象的开阔而空无一人的寂寞大马路中,回家。

现在生活中有些许亮点,做木工、为Roter Turm建模、巧峰、单菲、营会、挑战、挑战、挑战、挑战………………今天有感想也是因为本先驾轻就熟的一套简单的修电脑流程不经意间已经过时。昨晚回来时候,就答应给巧峰修修电脑。德语+VISTA的操作系统死活安装不上QQ,之前几乎闭眼冥思都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如今在语言和设置感到陌生的共同作用下,让自己有种是个彻彻底底外行的感觉!恩,挑战又来了。

我总是有挣扎,不过大多数时候挣扎的都不是自己的学业。我现在深深感觉自己不投入,没享受其中。

我现在的信仰不知不觉越发虔诚。

现在每天都坚持做几十个拉力器、俯卧撑、慢跑半小时。我已经不小了,必须开始“保养”身体。

我在寻找幸福,当我从儿童到青年完全连贯的幸福城堡中走出来的后,我才理解什么是幸福。一时间被抛到这另一个世界,有了好好彻底冷静观察的时间。对于那份熟悉的幸福,如今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焦急,真是希望“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早早到来。我不希望自己的生命是一种在等待什么的状态,因为哪怕是找寻的状态,也是幸福。

 

 

跑步

Gfast-2460

今天去了动物园,晚上回来实在忍不住,才出去跑步。

等到跑的一身大汗,我又有了很多想法。回想了回想大学时候的那个告诉是怎么“演”的。最后的判断是,在高速的积极情绪之外, 太极协会每天早晨的固定训练,的确对于整个人的身心健康都起到了难以估量的帮助。它真的救我脱离了过度的思考而让行思合一。能够真的让我的生活渐入佳境。锻炼身体确实是“每天一小时,健康生活五十年,幸福快乐一辈子“的大计。于是,我已经在墙上写好了新的表格,其中包括了道德真理认知的的《圣经阅读》、脑力训练的《美国纽约摄影学院摄影教材》以及《ct’Fotographie》和体力方面的跑步、俯卧撑、拉力器。除此之外,今天遇到两个德国酒鬼,我们三个国人在自行车路上正骑的好好的,不料一个竟然伸出右腿(仿佛条公狗撒尿的动作)做踢人的动作。这是我来德以来最大的一次被歧视案!我想,大学的高速会停车,现在的高速结果真的就平凡了……

不说了,除了写上如上的一段新阶段展开想法之外,我还把在ABCDV上写的那个豆腐块摘抄回来。现在的网络很多东西说没就没了。所以是必须防一手!

————————————————————————————————————————————————————-

看着ABCDV上的设计类莘莘学弟们的留德激情,让我心里仿佛打翻五味瓶。至少去年七月本科毕业前,我也是这样的信心十足、斗志昂扬!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XX,男,国内普通大学普通工设毕业。没有完成语言就匆匆踏上飞机。在Aachen半年时间当中,在一片来自经济、生活、学业多方面构成的窘迫、无助、不适环境中以口语67%(及格线)的低劣成绩完成了DSH考试。之后是打工、打工、准备作品集、准备作品集、打工、递交作品集、很快收到拒绝信、打工、绝望、崩溃、想咬人、打工、被打工、绝望、考虑回国、最终收到除一个学校外的所有拒绝信(这个学校当时,我是按照作品集被Deutsche Post邮递员休息时候垫屁股不小心忘记再拿走估计的),接着通过Uni-assist申请其他专业的5所学校。最终,在六月份的那个打工回家的下午,我清楚记着,阳光有点儿明媚,心中因为打工赚了真正自己的生活而小小得意,心底其实前途渺茫而一片空白的时候,我看到了改变命运的一个破信封。完全没有TU学科同学的Uni们大气。回家一看,是Burg Giebichenstein Halle的面试邀请函。最终我也在7.12日再次蒙混过关,得到了这个现在的多媒体设计Masterstudierengang.老话说,墙倒众人推,这个转机让众校似乎发现了我还有些废物利用价值。除了FH-Köln的那个诡异的“产品开发设计”把我拒绝,一下子剩下的四个都来了录取通知。其中不乏TU-Berlin、KIT本科之类。XX的申请之路就此结束,我最终很中国的决定先学了个“用得着”的学位再说。
之后呢,也就是现在,开学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身上应验了很多其他先烈们的经验、传说。昨天是一切的爆发点。我们现在一个学期只有一个课,或者德国一点儿的说,只有一个Project,所以每周只有正式的周二上午10开始两小时左右的一节课,Seminar。只有讨论,思维拓展,拼点子。表面上看来轻松,昨天却让我难堪到死。显然教授很清楚我的口语水平,把我放到最后来说,当我正为我即将讲述的这个惊心动魄的“旷世奇点”而心中得意时,就在我前边两三个的一个哥们儿,“继续发展了上次他的点子。”这个不难理解,上一次研讨课他说了这个点子,不过我没有听明白罢了,这次心情一好听力提高,他东西一具体一点儿我就明白了。紧接着就是一顿无休无尽的紧张,大家一周时间都提出了很多很精彩围绕他们自己的点子的内容。有放映幻灯片的,有上网上找到相关先进技术应用视频来进行精彩展示的。曾经很高傲的我,现在一下子是虎落平阳!这下本来“自己的”救命稻草没有了。就彻底瞎说一通,自己都理解不了所有自己要表达的意思,其实我的意思是,哥很生气,气不在人家“抢走了”我的点子。气在自己学了眼瞅着就三年的德语在这个时候,完全抛弃了我,气在自己怎么就不相信前辈们的亲身经历、远见卓识,气在自己最终的这个选择是何等的充满挑战而自己的心理准备还是不够………………当天晚上,我给一个在语言班认识的同行打电话诉苦。她转行在Bauhaus学建筑。大家几乎是透过电话有些“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之感。最终,我们再次用亲身经历重述了前辈的遗言。读Bachelor很扎实,但是别指望像国内那般优哉游哉,千万别骄傲,在国内你是什么都无所谓,在这,你必须从“狗”做起。作业让人累的像条拉雪橇的狗。同时这里学生的基本功高出一截,你必须像吃屎狗一样饥不择食的多多补充,学无止境、出来如果不继续读完最后一年的衔接Master,你就还是个本科。不管你拉了多少雪橇、吃了多少屎从学历角度来说,你还是和国内平行。读Master牛?确实,入学的时候会让人小小得意,不过那得意不一定让你飘多高的时候就把你以10g以上的加速度快速着陆,之后是粉身碎骨血肉横飞死无葬身之地。通常,一个设计方向的班级里(甚至是年级里)只有一个外国人(我就是括号里这种,悲剧),上的课也基本就如我现在的类型。这就意味着,你要以德国年轻的、思维活跃的青年人同样的快语速、多专业词、新技术词的德语交流。要能很高效率的听得懂可能普通德国老太太都已经听不懂的德语,并且可以交流,尤其ID的,可以Kooperation。不然,就像传说,就像笔者的下场。在一次接一次的猛烈地悲剧中长吁短叹。刘书剑曾经很善意的提醒我,我的Mappe不合格。建议从本科开始,甚至给我展示了两个他们学校的Master中国人的成绩表。红灯高高………………红灯高高啊!可能外国学生更加聪明,只是语言这个巨大的障碍在强烈倚靠交流的德国设计学校里成为了大家实在难以逾越的台湾海峡。所以,牺牲殉职是情理之中,感觉跟命运抗争者才有一线希望。写到这,感觉自己又是浪费时间了!就说这些吧。希望对于这些打算或者即将开始德国生活的其他设计姐妹弟兄们有所借鉴。

————————————————————————————————————————————————————

早起抱怨一篇

Gfast-2127 听到Jazzface的种种北美留学生生活的描述,我关于留学的种种憧憬再次被唤醒。

那是这样的生活:

1、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相应的工作,在工作当中得到所有的留学支出,结识很多的来自世界不同角落不同文化氛围的人们。2、无一例外,大家都有自己的车子,或好或坏都有一部,因为那放在四个轮子上的铁皮箱子代表着人类最唯美的梦想——自由。3、大家也有很多除了打工赚钱之外的学业可以拼搏,同时这些知识更是大家出来最本质的目的,是明天的希望,是体现一个人价值的最根本标尺。……总而言之,那是一种相对国内环境来说,做多想少的状态,是一种快节奏,那不是让人体力透支的快节奏,而是让人有存在感、有希望、有“I’m on the way to success.”的快。一种让人不会为因为继续啃老而头痛自责、不会为是否有结余的钱来实现小梦想而发愁、最终不会为内心空虚犹豫而像高速现在一样状态的好状态!

欧洲的生活节奏太慢,我简直在此养老。尽管萨安洲经济落后,尽管我的这个Master学制松散,我要拼搏,必须拼搏。那才是年轻人的生活,那才是有梦想的人的生活,那才是梦想的生活。做独立的我,做生活品质优良的我,做生活在梦想中的我。必须承认,上帝给我们的世界是如此Farbreich,so Vielfältig.当地向哪个方向看去,有看不完的东西。当你积极,就如同我的大学时候,那世界就会如同天堂一般,我就会如同亚当夏娃一样过着如诗一般的生活。当你像现在的我的时候,就会看到很多阴暗。总而言之,我确定,现在想的太多,甚至比国内时候还多。做的更少了。我必须调整好!

好了,说了这么多。就希望自己能够真的“带劲儿的过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