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1年2月

不能混沌了

回家十几天,拜访亲人、老友几人。最初感觉真好了。
但是,现在静下来了,发现自己没法子像刚刚离开国内甚至是本科阶段时候那般心静。没法心静写文字,没法静心整理自己的照片,当然,更加没法子精气十足的好好看看书。每每打开电脑想做些什么,最后都沦落为刷校内、玩儿QQ游戏最终实在无聊过度,多半会瞥几眼色情电影。哎,人生苦啊,每每晚上没有睡意精神充沛的时候,都非要强迫自己再看一部电影,或者类似自己定义为极度无聊才会做的事情。因为若早睡配合现在大鱼大肉的饮食,必然会使已经增重不少的身体继续增加负担。整理电脑信息自己又很快睡意朦胧。通常就是一两个小时的电影过后,已经午夜时分,揉着疼痛难忍的双眼、带着昏沉的感觉、心中无限惆怅。仿佛有谁耽误了我如此长的时间,让我捶胸顿足。这种强烈的副作用通常会持续到第二天,比如现在上午十点半,我仍然犹犹豫豫。
在整理信息当中,发现,我真是应该改改我的拍照习惯。17月的“德国探险”一共拍了9794张照片(不包括删除的大量相片),51.2GB。数量实在巨大,整理起来实在痛苦。特别是使用Lightroom之后,每张照片我给自己规定,都要“挑选,确定是否删除”、“颜色标记,确定拍摄主题的类型”、“加关键词,更快的检索需要的照片”、“评级,在‘评级排序’时更快找到亮点”、“必要修饰,提高原片观赏性”。曝光时间远远不足一秒钟的相片往往每张都花去大量时间调整。让我那点儿摄影的兴趣早已基本被“苦不堪言”取代。回到家之后,重要的想法之一就是把从开始使用数码相机以来共积累下的160GB数字照片都用Lightroom进行处理,加入检索以便更有效访问。现在看看,这绝对是个大工程。与此同时,我还有Aftereffect的作业需要在月末完成,Personlichkeitentwickelung的作业似乎也是在月末需要完成。我还想自学iPhone的编程,《Rhino3D工业级造型与设计》也出了第二版,当时在NEFU的图书馆里,就一直想好好拜读一下。Tja,其实事情很多。就是自己动力不对了。妈妈爸爸啊!对不起你们给的这么好的精神支持和生活条件啊!陈啊,枉费你对我的信心啊!不行,我要振作,要开始好好生活,多多走走,多多思考,“战斗”。像以前那样天天快乐自信,想写日志就写。整理的照片多多和大家分享,坚决不瞻前顾后。我必须活在人群里,真的不该“装老练”。
Tja,就说这些。面对当下爆炸式的信息,我必须时时刻刻控制自己的欲望,要战斗,要做好一名基督徒!

Advertisements

17个月之后

现在是回家的第二天晚上。
我认为,我这17个月在外头,学了很多东西长了很多见识。再走在大连的街道上,思路都开阔许多,正因为内在的变化,即便身边的世界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给我此时此刻的感觉却如此大的不同。我也许正如回来后几个人告诉我的,“成熟”了。
看到一片欣欣向荣的大连,再联想那个总是阴雨连绵的哈勒。我想到这句“家不是你在哪里出生,不是你的父母,不是你操着什么语言有着什么审美。家就是你在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你呆的越久,它就越是你的家。”我已经更加适应那个遥远国度里这座小城。那里才有我的家,我的学校,我的天空,我的女友。那里才有适合我呼吸的空气,喜欢的人和事情。Tja,Da ist wie sie aussehen werden soll.
在最后一段北京飞大连的途中。随意翻看了那本杂志,里头几乎只有广告,广告也几乎只有地产和汽车。这种物质欲望很强烈的感觉让人熟悉而生畏,等到飞机着陆最终停下后,身边的人都纷纷打开手机。这个说了句“也不知道你爸爸能不能把车开进来。”那个说了句“他就天天瞎整,喝了酒还开车过来。”一个小小的“开车”仿佛成了一种图腾崇拜,每个人都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个汽车,有个汽车成了每个人生活的希望,仿佛是“配得上”这个生活的标志。Tja,操,他妈的!!!Very Well。中国想要真的能够如同德国那般的优秀,第一步不是怎样培养人民的物质欲望,努力程度,相互嫉妒心理。而是让大家活的更自我,更能够把眼睛从别人的身上拉回来,多多关注自己的当下。关注自己真的是否健康幸福。这才是一个真的幸福。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思考再三把本先计划的文县白马藏族节日观礼活动取消了。也是贯彻了一点儿上边提到的观点。我真的觉得那个活动可有可无,真的认为他会耽误我的探亲时间,使我不太明朗的感冒病情加重,且旅游的性价比实在太差。所以,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这小小的“爽约”,我只管顺着我的心做就是。
还有,我已经忍受自己很久了。我的意思是说,我已经受够了自己,想打开电脑的时候就打开,一直被电脑吸引到忍受不了才下。我要控制自己,人难难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想做什么而没有做更难。

第一学期

我回头看了看在Halle度过的这几个月,我的硕士第一学期。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忐忑,辛酸,意外,喜乐,惆怅,失落,坚定。

我想,这就是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