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

 

 

不知不觉打工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我跟巧峰都是没日没夜的打工,打工,打工。做的都是多半只有学生工,多半都是只有中国学生工才愿意做的工作。尤其是我,来到这里我已经在飞机餐工厂铲过大米饭土豆泥、在洗手液厂疯狂的搬各种洗涤剂、在饼干厂一箱一箱理货架。甚至到今天这个休息日为止,我已经连续工作了半个月没有休假过。如果在国内可能不稀奇,但是在德国,一个欧洲国家,这个真的是“挺难得。”

既然是这样长时间,高密度,重体力的工作。自然让人心理会有些许变化,在此记录一个我跟巧峰上周发生的小趣事。

我们俩现在都多半是做流水线工,尤其是她那种网络商店的物流链,平时不忙不要紧,如果忙起来就是真需要高效率高精准。有时甚至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话说我俩晚上睡到夜深,她起来上厕所。先起身,然后很敏捷跳下床,大约回了一下头,说了句“帮我看一下。” 当时我清楚记得,我被从梦里吵醒,而梦里正好就是各种机器和流水线。当听到这句“流水线工职业用语”,我也很自然的回应一句“好”。之后她“匆匆离开。”然后回来继续睡觉,等到了第二天我们才忽然想起昨晚有趣的“盗梦空间”。

Tja,这就是现在的状况。巧峰本打算在周边城市再逛逛的愿望也破灭的差不多。白带来很多漂亮衣服提包。对了,写到衣服。我又送给她一双Nike运动鞋,配上之前的衣服。一直青春可爱类型打扮的她开始渐渐欧洲年轻人类型的打扮起来。可能这就是长大,这就是变化。来到欧洲我们以自己的形式和速度渐渐融入德国的社工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