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2年2月

无题

神给我足够多丰盛的恩典。带我离开中国,带我在德国打拼了足足两年半。其中无论是语言过关还是最终学校申请。甚至进一步各个学期的打工。他都已经赐给我们不尽祝福和方便。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当我只身又一次来到亚琛找工作的时候,神决定用如同这寒冷冬天一般的工作短缺教训我图省时省事的打工态度。近一周时间我只做了一天工。赚的钱甚至不能支付来回的火车票。今天下午还纠结于是在这里死心塌地的找工作还是回家。晚上终于相通,计划大约如此:首先在这里想办法招到现在房子的下家。之后趁着损失并不惨重,再到卡尔斯鲁厄根据收集来的消息另某一条在BOSCH的出路。这个目前是我能够想到的损失最低,风险最低,收益可能性最大的路子。而且即便最终卡鲁没有去成,助教Tom那里或许也还有位子。有人说“人的终点就是神的起点。”记得自己两年前,不也是感到已经山穷水尽的时候才被神大能的手托举过了DSH还有后来满有恩典的完成学校的申请!我现在要做的,真的就是要多多的认罪,愿神原谅我的各种对他的亵渎。也多多保持乐观,因为我已经被如此祝福,还要有什么怨言。 昨天完成了大学四年共八个学期所有拍摄照片的整理。这是《忆‘ 相》项目的重要一步。心中难免有一点点小小的高兴。今天去了Arbeitsagentur,也是第一次去。算是又一次增长了人生阅历,感觉不错! 啊,一天又过去了。

Advertisements

又发生很多事情

又发生很多事情。首先,我的日记被看了!昨晚打工回家,在走到家楼下的时候,我只住了一夜的新家的灯亮着。等我打开穿过厨房通向内室的门,只听见楼上脚步声匆匆,之后是想悄悄却还是很心虚的重重的关门声。进了家门,灯已经关掉。我想,“贼”能在家里干什么呢?也许待的时间很短,我只是碰巧。但显然更加可能的是TA一直都在。所以,我严重怀疑其应该在看什么。我的电脑有密码,做不了什么。那本《圣经》显然也不应该对应贼的口味。于是,我严重怀疑TA该是在看有意思的什么东西。我打开大衣柜门,不禁恍然顿悟。我的日记本就赫然放在一堆书的最上头。好不有意思!

是的,我也记不清我是不是把那日记本子放在最上头了。我也不愿意再考虑到底是谁,反正我的房门只是带上,谁都可能。我翻开不知多久没有写过的日记本看了看,最后一篇难为情的描写了一小段私处的事情。但是大半都是我当时攻坚学期项目的心思。当联想“贼”偷看到这段时候脸上的那种欠揍的笑,我心中顿生不爽。冷静一点再一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日记是写给自己的,如果其他人可以从中受益,哪怕一点点,也未尝不可。日记同时也是自己人生的”演算“与”复查“。很高兴我自己抽看到那篇最后的日记的时候,只看到一点点啼笑皆非的荒唐年轻行为而大半时间看到了这个积极上进的我。至少,在我”复算“我的那几天的时候,我很成功,将时间充分投入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了。也希望我对于我所学习项目的激情可以感染那个很有可能生活没有方向的”贼“。

其次,Tom给我邮件了。在向他陈述假期他的课由于打工不能参加后。他回复电子邮件说道:

Was arbeitest Du denn und wie lange noch?

vielleicht hätte ich hier auch was zu tun für Dich in meiner kleiner Firma?

先说Tom,Tom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自己和一个朋友合伙开了一个提供多媒体交互设计解决方案的小公司。同时兼任我们学校的助教。他的邀请相当于德国技术公司主动向我发出了摆脱体力劳动,开始进入更高层次,有无限前景的德国脑力产品技术开发领域的邀请。而从卡尔斯鲁厄的中介也在同一天发出了我到Robert BOSCH工厂做工的邀请。

接下来的事件可以直接总结成“卧轨”。周日座火车,九点出发没到中午就因为风雪改变路线误点。下午两点多终于上到另一个车上,不料在一个荒郊野外一停就是三小时。之后有同行的告诉说有人被火车撞死了。随便是意外还是想不开。反正我就因此活生生在美好的周日度过了一段长达14小时的旅行。漫长等待中,DB派人给我们送了清凉糖和一点小饼干。最后甚至发了一个文件,告诉我们可以退款。我心中无比感动。仿佛TA的卧轨对于我个人,都有了更多意义。接下来的事情是,我今天带着填写好的表格来到DB的Reise Zentrum。服务员告诉我我因为用的是周末票,只能退1.5而且上边有规定,低于4欧的不给退现金。我对DB本先不断变好的印象瞬间变做无比的憎恶⋯⋯事情就是这么一件一件的发生着,真是福祸相倚啊!因为这一点点小事,让自己的心情都变得很糟糕!

最后的一件事是昨天去了Solent,看到了一座2010年底建成的全自动化工厂。感觉很震撼!

 

今年这段时候Aachen的工作机会确实有些少。不知到接下来神如何带领。愿他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