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3年1月

Depression

几天傍晚时候上了最后一节Textkommunikation。可悲的似乎只有我成为全班唯一一位满勤。

注意,我感到可悲!因为大家都有很多其他事情去做。

放学后,我和Chantell踏雪步行回家。这个澳大利亚的白人姑娘几乎诉苦和我一样的遭遇。不知为何总感觉Depression(失落),感觉万事不顺。男友终于跟他结束了关系,一开始纠结的按时毕业终于成为了延期一年,窘迫的人际经济状况终于趁着节日得以改观,自己也找到了一份小小的工作等等。

之前跟她同时入学的俄国女生在上过一个学年之后,永远再也不来了。

孙也问过我与之类似,我C,哈勒到底什么地方?最可怕那句话不就是“哀莫大于心死”?现在,在哈勒,最要人命的就是这个东西。

心中有一团炽热的火,是区别年轻与年老的最明显之处。而东德,特别是我所经历的哈勒,实在不是一个容易让人感到幸福的城市,Halle kann ein mal passiert, or Halle happens不只是我个人的观点,也甚至是我同学的观点。

这种不幸福的感觉萦绕在我身边,挥之不去……

特此撰文一篇,以纪念人生中在哈勒度过的这一段并不十分愉快的年月。

2013年1月20日

还有很多没有做:

/ 需要阅读假期为Tom处实习使用的步进电机使用文档

/ 团契24日介绍中国文化的内容仍然还没有准备

/ 实习申请至今还没有做,而且非常重要!!

/ 作品集的网站应该完善所有作品。而且,实际我只上了一个作品,这个是切切实实的大问题

/ 且那些做过的大小项目的Documentation还没有完成。一来对于作品有个好的回顾并方便以后可以介绍自己作品时候有个好的展示素材,二来教授没有这些东西不给我分数。

 

真是说不准,是否2012年此时的我有几乎同样的心态:犹豫彷徨,急迫而没有头绪。

还有,没有对于实习的信心与思路。时间又过去一年了,我怎么仍然如此呢。What I am thinking about? 昨天在莱比锡开了几十人的同工退休营,当然,我身边的人会比我大一些。但是悄然之间相当数量的人都已经摆脱了学生的身份,进入了人生的下一阶段。聊天的内容已经都转变作“我的导游干到今年8月份生孩子时候”,“我现在开车都是两头不见天的早晚。”,“我的计划就是今年9月毕业,之后回去结婚。”最后还有那句:“唉,今天晚上到底在哪里吃?” 巧峰很安慰我,说我们还都是学生,没必要跟那些已经赚到钱的工作的人们较量。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必要为自己担心。话是这么说,但是实际真到了自己的头上,自己总还是有所不甘。感觉自己在莱比锡几乎没有说什么。说不出来,如何说呢?我的世界里头还都仍然是学习的内容以及学习的内容。与其他人太不一样了。我定义为“我活在乡下”。

潜移默化的改变是人必须不停经历的东西。我现在终于可以高兴地说,我摆脱了www.renren.com。这个99%是浪费我时间的信息垃圾中心。youtube.com上的EEVBlog视频几乎成为我现阶段的最爱,也让我相信他是一个大有意义的“绿色食品”。我这一阶段改变的另一个可怕之处是我已经彻底网络化自己了。具体来说,我已经不写纸上日记好久一段时间了。也许真是因为自己结婚的缘故,让我每天似乎都没有什么时间用来写那么一小段日记。还有个是现在自己不再每天读四章圣经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灵修半小时。每天早晨抽出半小时祷告、读经、读灵修材料。远志明牧师亲口的一句提醒让我近一段时间的灵修质量大大提高。读了《以弗所书》、《歌罗西书》等等。很有得着。变化本身只是一种状态,而可以消除坏的,增加好的才是事情的关键。我正在努力。希望自己能够按照这种理想的状态继续下去。

最大的也最当务之急的该是“醒过来”。人生还没有允许我“睡过去“过安慰的小镇生活。我不该对于实习、对于毕业计划、对于作品集避而远之。我必须操持。作品需要不停加强。不能这样下去了!

改装音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