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3年2月

慢慢腐烂的哈勒生活

哈勒生活慢慢腐烂了。

它仿佛是丝柔的罗巾,悄无声息,表面平和。

将每个人心中的激情带走,

将梦想与现实的距离拉大,

将一个青年人的意志消磨。

 

我,叹息啊,中了哈勒的毒!

早起,心情就有些烦躁。

为了让自己尽早的从不悦中回来。

我放弃了坚持已久,但是效果一般的阅读《圣经》或者之前的写日记。

我拥抱了魔鬼,我选择了玩儿游戏,读闲书。

那样,我心情好受些。结果,我中了哈勒的下怀。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又不务正业,因为有妻子为我做饭。

下午,我花去很长时间午睡。

晚上,我饭后就希望看一部电影。

因为这,

是一座充满了腐烂的“伊甸园”。

这里除了让你感到舒服,其他只能让你感到恐怖。

像极了上海,香港。

表面美好的背后,是无数的凋零落魄辛酸故事!

 

我仿佛是装进了瓶子里。我离不开这座城市,因为没有车子,公交系统的价格又高得接受不了。即便是在这座城市里,自己也很难通过非人力的交通系统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这座学校甚至剥夺我买学生联票的资格。

被关在一个狭小方便,舒适宜人的两居室里。腐烂。

每当过圣诞节、毕业、入学、新年、春节、放假开始、放假结束、来访、办事、生病、到他地实习、家里没有储备食品或者根本没有理由。就会根据情况来到我家一到十数个人。吃饭,聊天,娱乐,或者总结来说:腐烂。为了腐烂更好,更充分的进行。我需要更多的储备米面,菜品。之前经常需要简单整理,大场面更加需要“小型搬家”一次。聚会后再搬家回来。刷掉一堆碗碟,以及抑制心中强烈的那个感觉:腐烂。

我的脚上挂上了沉重无比的铁镣。每当我决定通过提交实习申请,完成作业的形式向前迈出一步。代价都是难过的心情和难过的心情。才依稀嗅到那股从哈勒自己周身上下散发的恶臭。腐烂。

也许正是自己身上的气味,神也特别的在这座城市给我很大的使命,让我顶起哈勒基督团契的事功。正如前文提到,我已经决定开始捕食用“灵粮”了。所以,现在越来越无力。神通过祂微妙的手摆正了我对于牧师的看法,但是,恳请神去掉我全身上下的烂肉,让我有清洁的心与微小的脸为您做见证。主啊,我身上的担子我知道您给了我可以挑动的,但是,它真的是好重好重好重啊!快请您帮帮我吧!

我大脑一片轰鸣,越来越难以思考。肢体越发活得不由自主。全人就结结实实那么的痴呆化、老年化。

看到这么一部好机器,没用几次就因为弃置不用过久、保养不当而逐渐报废。看到本来是一只健康的小动物,就这样一点一点死去,腐烂。我心中着实难过。

 

难受

我好久没有写一篇博文。实际上,我已经好久没有写一篇日记。

一个从小学六年级就开始坚持写日记的人,当初甚至会因为生病头痛都叫妈妈代笔的人。好久好久没有回到自己的身边,向自己聊聊自己的生活了。实际,我真想大喊,我的生活实在是太糟糕了!!!不经过哈勒的这段时间,我真就很可能永远理解不了“蹉跎”、“踌躇”、“彷徨”、“忐忑”、“蹒跚”等词语。巧峰总说我来到哈勒就说不开心,总把我的不开心归结到她身上。在这一点上,我一定要澄清。她是我哈勒不愉快生活中的最大亮点。是上我能够一直留在哈勒的最大理由,动力,源泉。

我很多时候很痛苦,痛苦到很喜欢玩儿游戏(最近的是CS)。我希望尽量少想现在的生活,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心中的不快。时间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显得过得越来越快,仿佛电影当中前一个场景和后一个场景中间穿插的1秒钟间隔,黑背景上白色的字“十年之后”。就夸张到这样!起床,吃早饭,上午看书,中午吃饭。下午学习,或者间隔再出去买菜,吃晚饭,看《锵锵三人行》,晚上或者在家里或者到学校坐坐,看看东西。如前文说的,基本上不敢提“Lebenslauf”、“Hausaufgabe”之类,“Portfolio”就更不敢跟自己提了。自己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不前进不要紧反而越来越畏缩前进。畏缩前进的事情真的很多:

/ 驾照从去年8月开始,已经至今学习了半年。

/ 两个“Semester Hauptprojekt” 的Dokumentation拖而又拖。迟迟完成不能。

/ 两个Spezialisierung至今都没有清晰明确的方向思路。

/ 实习至今只在Tom这里做了一点点,还需要下学期到哪里去实习一下,尽早完成目标。

/ 毕业设计到底是什么,自己至今都还没有确定。而预期于自己毕业的13年年底,时间正在一天一天的减少。

/ 德国人两周时间写完的Theoretische Facharbeit我已经结结实实的写了半年。我他妈真控制不住自己爆粗口。我·操,这都是什么垃圾!!!

/ 那个帮忙找面粉代购发货一条龙的Nebenjob(临时工作)也遇到巨大瓶颈。本来进出口这个东西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碰的。需要太多的经济法律金融物流知识。整个系统仿佛一台电脑的不同硬件分工协作一般不容易,专业化。而现在来了中国商人,不看形势,上来就是一句”我要顺丰快递那种送货上门的服务。多少钱?“ 对此,我心中很怀疑,其次是,我不愉快。是真的不愉快!

/ …

如果我做什么什么被人喜欢的话,当然我会越来越得意,做的东西越来越精,越来越招人喜欢。而我做的东西现在的情况就是,做什么什么被人指责——东西有新意,但是不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做的、你那审美啊……、你找什么工作。

写到这里,我想到我根本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德国同学朋友。一个都没有。外管局之类不友好的源泉的地方,让我更加的说不出来心中的难过。十男九痔,我曾经因为肛肠疾病在屁股附近开了一个据说有10厘米长,数厘米深的口子。常人据说在每天换药的时候都会非常疼痛,我却从未有这样的感觉。我是不是就是不能理解自己身上现在经历的痛苦?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是应该回国一次,休养一下,矫正一下自己的感觉,再全速解决掉这个如同美国人在越南一般的战场!?

谈到这不死不活的学业,我就心中多少有气。我找到了完美适合我的方向。我必须感谢这个伟大神奇,充满着理性与毅力、行动力的国度。他用他清晰严谨的风格把人类智慧结晶的嵌入系统开发引入到了我的生活。我对于这个题目,可以说是似曾相识,但总体来说一定还是相见恨晚来形容更加贴切。我深深爱这个方向。仿佛小学时代的我深爱四驱车,之后是初高中物理拔尖。我没有什么可以多附加描述的。他就是如此简单的让我有乐趣可言,有成就感可以夸耀。但是前头最终还是加上了”但是“。爱因斯坦说”我没有比别人聪敏,只是我有对于未知事物的无比激情(Leidenschaft)。”我现在承认我也完全不是什么“人才”,我也发现我有在这个未知领域的极大激情。可哈勒的天气与学校的气氛就是如此仿佛一味中药可以通过某种莫名的感觉让我心中的激情“燃料不足”。我在踌躇,我在犹豫,我在彷徨!!!

每天当中,如果一个人真的有激情,24小时甚至可以有18小时的有效利用时间。如果没有这份激情,Tja,2小时?我就是那个两小时多了也只是多的有限的那种。我不希望自己这样麻木下去。因为它的终点很可能如同张弟兄那样。我想向前走,神啊!推我一把吧!

主啊,救我!(祷告奉主名求)

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