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4年6月

勒芒24小时

在最后的十天,我们正式在办公室开始了仿佛“勒芒24小时挑战赛”一般的冲刺生活。

/ Documentation

/ Presentation

/ Beratung

/ Arbeit & Programmierung & Optimieren

/ Rendering

/ Sleep

/ Eat

恩,这些就是全部。哦,对了,MUSIK。特别大声,特别吵,让人忘记几点。配合着充满房间的咖啡和茶水的味道。常常办公室的灯光成为穿过哈勒小城午夜寂静的最后一道岗哨。这里坐着的,躺着的,站着的,蹲着的…

四个人组成了一个战斗堡垒。

 

p.s. 最近发现了德国的一个音乐组合 – Kraftwerk. 很适合我现在的这个生活的状态听。

 

我的学业就要结束,我很高兴。这是一次非凡的旅程。美好的让人落泪,激动。

 

Advertisements

天堂就在此时此刻与此地

还有二十几天我就正式结束学生时代。

现在我每天都勤奋的从早到晚在办公室里看程序,写毕设。每天享受着往返学校和家里路上看了四年的美景,享受屁股下这辆陪伴我并慢慢变旧的自行车。回家时总有妻子帮我做了晚饭。晚上总睡得安稳,白天总有处理不完的设计细节。享受着镜子里还年轻的面容,我带着愉快的心情走我做学子最后这段路。

最近我一直痛恨为什么给自己选这么难的一个题目作为毕业设计。也许是神不停地祝福吧。但心情,至少大部分时间里不会因为至今没有完成设计的全部而难过。感谢神。

接下来20天时间,我需要完成所有毕业设计内容。包括软件硬件,为他撰写20页论文,准备答辩演讲素材以及讲稿。下周五需要做一个关于我上学期实习的报告演讲。这也就这些了。如果在国内,这对我一定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在这里曾经这一度让我感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苦“。现在,不故作深沉:这些到底有多少,我已经完全交托给神来看待了,我只管拼命往前就好。

刚刚送走巧峰。她一个波茨坦的好朋友一家,男生要去带旅游团。怀孕的妻子就拜托巧峰照顾一周。这一周我重新单身。神知道我的软弱,使我避开我爸爸”太过顾家“的习惯,让我”无家可归“,全无后顾之忧的安心、专心写完我的论文,做全部我可以做到的毕业设计完成度。感谢神常常与我同在。每当想到这,内心最深处都有一股暖流。

一年前此时的我,正是两年半没回国,由此而引发在德国状态最差的一段日子。现在是一切都明朗透彻无比的时刻。是我如同本科毕业最后那段美好时光一样的诗一般的日子。

前几天看了一个YouTube视频。再次申明了这个秘密。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会让身边的人和事物以致全宇宙的力量来帮助他。而这个帮助在一年前对我而言,是把我在的这个学校变成我的地狱。而当我看得清这美美神之祝福的时候…

我的天堂就在此时此刻,就在此处此地。愿神常常与我同在,保守我的心思意念,总容纳我的罪过,增加我的不能,用我做器皿传扬祂的伟大,祂神奇的能力。我要在我的天堂里幸福的生活。

愿神祝福我,让我能100%投入我的毕设。

 

儿童节

这个儿童节成为了我作学生最后的一个儿童节。

我要毕业了,在最后的一个月的第一个晚上,我和巧峰还有办公室的另一位同学一同在工作室度过。

我要毕业了,毕设没有做完,工作没有着手找,结婚的婚宴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时间确定。一切都就这么平平淡淡。

平淡。。。

没有了对于这个城市太多的偏见。高晓松说人非常难很客观的看待事物。我这次终于被人生的这段经历磨去一点点棱角了我想。留下了有一座故乡。哈尔滨、亚琛、之后就是仿佛持续了几十年的哈勒的生活。让人心中五味杂陈的哈勒生活,“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再坚持一段日子,毕业了。自己会不会恢复写日记?会很快要孩子?会出去好好离开一段时间让自己放松吗?会继续喜欢手头关于微处理器编程的事情吗?会做什么其他工作?会加入到Tom那里?会和巧峰继续幸福下去?会回到大连很久?会很快的进入下一个人生状态?会恢复,幸福起来,甚至之前没有体会过的那般?会很多挑战?会开始觉得自己是艺术家?会越来越自信?会回到家怎么评价花掉的钱和得到的经历?…

不愿想,但这些纷繁的问题始终萦绕着我生活左右。

28岁的我,站在人生的中转站。

惆怅,掌握,冥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