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和巧峰今天折腾了几乎整个上午。用真空袋装了整整两大袋子的衣服。用吸尘器将袋子内的空气吸掉装进一个黑色的行李袋中。感觉一下至少20公斤。又装满了两个德国超市经常可以买到的大买菜手提塑料袋,最终还加了半袋子其他的。这两袋半加起来又是至少十公斤。

巧峰穿着拖鞋,陪我走了一段到了”Schulhe und Kleidung Spenden”的大箱子前。将一代代的衣服放进那个特殊的结构里,向上一推,就把衣服袋子推进了箱子里。我们想坡上,现在和曾经的家走去,今天哈勒的天气真好,暖暖夏末初秋的阳光照的人舒服,心里暖洋洋。

在家里前几天已经把自己学业用的工具盒材料打包的差不多,一个一个的小盒子堆了一座小山。昨天西服也终于在Peek & Clopenburg敲定。算是我人生的第一套正装。加上50€多一点的修改费一共不到250欧元。今早也跟老黄敲定了去他那里回头拍婚纱的事情。

最近打CS (Counter-Strike: Global Offensive) 有些过火。调整,准备搬家。

毕业了。尽管知道350€不到的房子在这座不景气的城市像学生宿舍这般条件的仍然很难找到。但是还是决定离开。我离开这里,是希望自己抛弃掉好像让自己难看难过和让自己自骄自傲的过去。让自己平平实实重新开始。扔掉不再需要的,舍不得的,全力以赴,重新开始。

祝福自己,重新有个好的开始。

高速,神祝福你。

Advertisements

摇篮曲

尹力昨天晚上来我家烤面包。烘烤的时间只需要20分钟。他还是老样子,在我家一呆两个半小时。前几天他有些事情。妈妈后来通过微信的语音功能给他唱了“摇篮曲”来伴他入睡。他告诉我他当晚流泪了。我昨天听到这里,也心中流泪。

不是莫名。

我也曾经体验过独自身在异乡,为自己的梦想打拼。当空闲下来,独自一个人在屋子里,晚上,只有自己在房间,而非和家人一块是何等的一番独孤。我们都是“出来的人”。我们都为了似乎看来更加容易的未来拼搏。一首妈妈的摇篮曲飘荡在寂静的只有自己可以发出声响的房间将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一番体验在心头。

我们是幸运的一代,在这个维度上看又并没有长辈和很可能的后代想象的那样幸运,至少没有那么幸福。我们是用青春和感情来换取自己的梦想。不知道这笔交易的收益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是在这里的每个人的每时每刻都与这个梦想的实现死死地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