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塞

我实在语塞。很感叹过去写在叫“日记”里的千言万语。现在终于学业毕业,每天有大把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终于从繁重的学业中解脱出来而自己语塞的很。有很多事情可以着手去做,仍然没有动手。

庆幸今天终于做了一点事情。花了一整天重整思路安装了小插件、加入了新的页面、完善了页面之间的逻辑关系,让我wordpress平台驱动的个人作品集网页有了非常非常清晰的架构。希望自己明天能够抽出时间把他完善好,并绑定那个花了不少钱租用的域名。

_DSC7223

Advertisements

醒醒,醒醒

15703590349_166978fba1_z

在德国的生活来到第六个年头。结结实实的花了家里一大笔钱。硕士终于毕业。从15号回到德国起,这几天一直还住在老学生宿舍,陈丹妮借我们房间住。夜里我跟巧峰挤在一个单人床上,穿着从孙彤那里借来的女士人字拖,从国内带过来的小米手机即便支持4G都还因为制式问题无法在这里的3G网络环境达到一点点应有的速度。这就是现在的状态吧。
今天搞定了房屋合同,交房日期是下周的今天下午两点。房子的电还需要如同因特网一般找另一个公司签另一份合同。自己的互联网现在每个月交30欧,而把互联网转到新的住处要大约两个月这样的网费。工作的合同仍必须跟Tom继续商量着来。这种感觉像开车准备驶入快速路前必须经过的复杂立交桥。前后左右的邻居很多,很挤。又不容易轻易看好具体什么时候转弯。本来可能驾驶汽车是一种乐趣,但是在这般情景下,也会让人无奈以致焦头烂额。
最近张一非给我找到一份工作机会,在厦门大学嘉庚学院的数字多媒体专业当老师。月收入5000,每年13个月工资,没有编制,现有的约10个团队成员除了一个北京大学的计算机硕士生,一个日本海龟之外,剩下的都是美国海龟。我问了洪超超,巧峰的弟弟和弟媳,巧峰的爸爸妈妈,我的父母,张一非,邱森辉,单斐陈丹妮,孙彤。最后我决定还是不先回去了。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解释。我想最最打动我的还是我爸妈说的那句:“你现在还太过年轻,可以再闯闯看,不必要这么早就想稳定下来。”这点对于我来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说出了我爸爸一生的遗憾和巧峰爸爸一类的成功所在。
这就是最近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情。还是那个比喻:仿佛开车,车开得快的人不一定好,但是开快车在人生路上绝不是仿佛在赛车比赛当中那样,路上充满了不确定,必须在应该加速的地方加速,在减速慢行的弯路、岔路上保持适当车速。说来容易做起来不易,特别是我们这些学历很高貌似懂得也相应多的人,更应懂得张弛,节奏。醒一醒,打起精神奋战在德国苍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