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5年5月

主啊,求你让我度过这个80%的阶段

主啊,回顾之前我写给洪牧师的信。谢谢你让我今天终于毕业。并如自己希望的重新回到教会聚会。并可以在众人面前让自己心中的自己与实际相符。

当下我已经非常感恩。在毕业伊始就可以有一点点经济收入,买了自己想要了很久的一些小东西。换了房、办完了婚礼,甚至在我股弄下终于使爸妈愿意并已经从住了20年的房子里搬出来,去了新家。主啊,我就是这么一个不知满足的孩子。我想要的太多,却没注意您一直赐给我的丰丰富富饱足有余的生活。这份总是不知满足,忧忧愁愁的心实在得罪主,求主宽恕,求主给我力量,给我更多信心克服。

我是已经决定离开这个城市。所以找工作是无论如何都推脱不了的棘手问题。经过了两次面试后,我竟然就完全停止了应有的进度。还有很多其他事情都处在这种“悬而未决”的境地,总结如下:

/ 找工作
/ 台灯做完
/ 通读完 “learn Java for Android developing”
/ Hanke+Schwandt最后的LED Panel做完
/ Hildesheim的Dom的Rhino Data建完
/ 玩儿转新订购的Rigol DS1054Z Oscilloscope

找工作和Java学习已经坚持了快半年。台灯了也做了有至少半个月。Hildesheim的项目和LED Panel是最近才得到的内容。不过也都要尽量短的时间完成。还有更多更多的打算,比如把毕业设计重新再完成一个原型机。Anette的那个Woodtrack项目做的不错,至今没有报废,希望之后加入Real Time Clock模块以及Rotary Encoder。这样这个类型的机器设计就算完美了。我有很多很多TODO,其中一些体量比较大,而且重要性非常高的,我应该不遗余力的,时时刻刻的主意关注他们!

妻子去参加Wittenberg的营会,我希望自己在没有妻子的两天里多多工作,把手头想做的都好好完成。至少尽最大努力。少睡觉,多工作!让80%的进度们变作100%。不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全力以赴完成手头项目。

神与痛苦

在我刚刚写过日志后,又在床上坚持到了天亮。我想我的神,又想想我的痛。

离神越近,离痛苦就越远。

难睡着

我就他妈的不可思议的看到外边一片漆黑,心中就更黑。

哈勒是充满试炼的地方。我仿佛小马驹在过人生里从没干过活,而来到这个估计神都不喜欢的地方之后,彻底被禽兽不如的使唤了,彻彻底底。被那个不可思议的老板。我累,我累,千言万语在我心中互相撞击,我被那些不可思议的现状所逼迫的无法依靠暴饮暴食,郊游,看电影甚至包括玩游戏来暂时忘记这个问题。失望,焦虑,犹豫,希望,热爱,人际网络都在我小小的一个人身体里互相使用核武器。貌似半失业状态的我的清闲生活下头所体验到的心理压力之大,让我自己不能投诉做很多事情,也不能让很多身边朋友理解我。特别是有工作的人,绝对不会想到我这份心理压力之大。绝不会。

今天他妈的又要跟这个老板谈六月份的工作情况。毕竟文化差异是上万公里的,且我是”客场作战”,我深深感受到了文化差异+社会经验不足+控制情绪+失控+失落+不知所措+神给试炼+被诅咒一般的感觉。一头是自己这样,一头是中国在阳光地理茁壮成长。我累了,抱怨很多而没有什么实质。希望老了之后的高速再读起这篇文章时候可以一笑了之。希望自己有转机,有幸福,让充满魔鬼试炼的城有神露出笑脸,希望神对我微笑,给我力量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