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5年8月

独自在家打包

有了家庭的我基本每天也没有比从前单身多做什么。不过真是不像从前会写一些东西。至少大部分时候没有时间和雅致。今天巧峰和团契的其他人去了波茨坦,看过两部电影之后确认自己的确没有什么比准备搬家打包更加有意义的事情。遂花了一两个小时打包,坐下来之后看着跟半年前刚搬过来时候的那般“满目疮痍”,感伤就不自觉的冒上来。

Halle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这里我有了妻子,找到了甚至很有可能未来职业的方向。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第一次赚钱。也有自己特别要好的朋友,甚至说,好朋友不是随便能够找到的,如Tom、单斐这般的好朋友我的智力根本无法理性的解释从何而来,只能说神给了我大大的恩赐。

具体的原因是为什么,真相到底何如,我其实自己也不清楚。这就是人生吧,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上帝的原因吧。快三十了,矫情的东西说不出很多了,所以,就此掷笔。

Advertisements

游览

做惯了独生子女有独处的情节与瘾。今早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巧峰从柏林发过来的工作合同 – 离开哈勒的人生换乘车票。

听着音乐(实际上是《罗辑思维》- 133-强者的宿命)跨上自行车,将自己和这座城市从身体心理上都隔离开一段距离。在Google Map上找到一座东城的塔作为目标就上路了。每当看到自己还没有看到的废旧工厂或者火车候车亭就停下车子拿出手机拍照。与工厂里头的工人师傅攀谈几乎是最接近这个城市的方式。回来的路上看到一辆熟悉的捷安特自行车。向面包店里头看,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Tom,坐在长椅上边吃早饭,边读报纸。对于这座城市,这些熟悉的陌生人,我们实际只是尝试融入,却从未真正的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没有真正体验过从他们的视角看到的世界。他手中的报纸又引发了我思想的涟漪。据说Tom 的爸爸是一名在东德时候的网络工程师。我想,他看报纸的癖好也该是从中产阶的老爸那里学来的。我的视角、习惯,以致我们看待世界的最终方式都是被身边的事物和人左右着,自己几乎难以选择。巧峰是南方姑娘,而且是贤良淑德的中国古时姑娘的典范模范。东北的女生如果有什么意见观点,平均看更会直截了当“高速,你不该xxx”, “高速,你必须xxx”。而我的巧峰通常会在沟通的时候,在很融洽的交流当中说“嗯,其实也挺好,不过就是xxx,xxx, xxx, 反正,我随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跟着你,支持你!” “啊,你还敢去做?”。 “速速,我错了,你自己有你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你自己决定吧,我都支持你!”。平均每天对你说一种类似的观点1遍,一年就360次。自己最终都会相信自己也有同样的观点,而且认为这种观点是自己原生的观点,而非从某人而来。我们真是苦,因为我们就这样的被巧峰的观点左右了。但是如果没有她,难道我的观点就成了真正的“原生”的观点吗?不,我想很可能就成了来自Tom的观点。Tom就这样的在上午10点钟看着报纸,吃着早点,悠闲的度过上午。他承接的是他的世界的文化,正如我被我的世界的文化最终奴役,而没有成功的被这个身体所在的国家而奴役。我就这样的不知所措的奴役着。不同的想必只是有些人根本不去思考这些仿佛如同我们呼吸空气一样没有内容的事情,我却要在这个到底被谁奴役的事情上甚至花时间来思考,以致思考之多写下了以上的文字。

最近看“朋友圈”,“qzone”,”facebook“。我真的感叹大家发上来的照片都是什么!!出去的旅游照都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心来炫耀,我们刷新这些网页仿佛有依赖毒瘾,而看到的却只是自己由此产生的妒忌与愤愤。这些SNS糟蹋与玷污了“分享”这个奔现美丽的汉语词汇。今天看Fonic(电话卡公司)发来的短信。先是很高兴好久没有人联系我给我发短信,紧接着看到上头的第一句“Lieber Kunden”。感伤其实我不是他们”亲爱“的”顾客“。我只是一个愿意用我的钱跟他们的服务交换的人,他们的”亲爱的“正如这封自动生成的短信一般,只是其他人用来实现他们目的复杂手段的一环。我在一个人潮涌动的城市,而鲜有真正的朋友。而且SNS甚至让”朋友“的概念都变得更加复杂深邃,这就是现在的生活,我生活的世界。

。。。

卖车有感

25 EURO Rad今天在Ebay Kleinanzeige上头卖掉了自行车。

虽然已经在这个网站卖掉了两台从街上捡来的吸尘器。但是还是不太相信这个新兴的东西,总感觉说是实体的店家最靠谱。所以第一次尝试是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把车子推到一个收售二手自行车的店里去,这家自己熟悉的很的店因为老板度假三周最终没有买我的车子。我又大热天辛辛苦苦推回了家。前两天是第二次尝试。因为自己住在市中心的市中心(中心广场旁边),所以实际也有几家收售各种旧货的店。尝试了其中两家,也是不知道花了多久时间,也最终无果。收东西的店家都说他们不愿意修这车子。并建议我送给自己的朋友们。昨天顶住自己不知心底从何而来的不情愿,很随便的给这个车子用手机拍了三张照片贴到网上。不曾想就这样一个下午被三五个人电话垂询。

我得到的第一个结论:互联网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人与人的连接更加紧密,并且这种方式的连接已经具有优势到“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已经无法理解我为何要在之前自讨苦吃的试验两次”Do it the old way.”

今天早晨看车子,第一个老人家看了超过一个小时自行车。最终决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买”,并有气无力的尝试了跟我啥价5块钱。而第二个人来了之后,由于也是开着车子过来的,没说几句话就给了25块。痛快的不行。

我得到的第二个结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出自《汉书》)也不能说第一个人就是更加优柔寡断才会那样的看起来就比较失败,也不是说第二个人明显就更加厉害。而且还有众多不可决定的复杂因素左右了整个故事。不变的却是当初那个总结这类问题最有效公式模型:

快速准确的判断 + 良好的执行能力 = 成功

是的,高速,是做自己在神之外判断的时候了。判断自己该如何前行。有神的祝福,自己需要学会的只有如何喜乐。

适合自己的就最好了

适合自己的就最好。最近自己的MAC又一次坏掉。送修当下又用自己当初的主力,2007年前后买的Acer。当然会有一点点“不够用”,不过只要是干正事儿,比如编程,看Youtube上头的教程,其实已经完全够用。

孙彤的小自行车孙彤送给我家一个女童车,我们一开始真是拿它没有办法,巧峰不敢骑脚刹车自行车,我又一老男人不便。有一次教会组织出门活动,我不得已骑她,甚至越野,都还不错,我要感叹比我之前骑过的很多体面很多的自行车都更加适合我。宽大的车胎,低矮的车身,灵巧简单又紧凑的结构让我着实很惊喜。上下台阶,加速,刹车一应俱全。我小小吃惊。我喜欢的真是如同不知谁说的,不一定是我真正需要和适合的。求主给我更多这样的好例子,带我做最好与最适合我的选择,求主给我指明道路,在放弃自己喜欢的选择上少有挣扎。

静夜思

巧峰和我在这个月终于找到了工作。我是在亚琛的一个设计APP和网页的实习位置:Interactive-Pioneer。起初的工资只有8.5欧元每小时。巧峰则在柏林Deutsche Krebs Forschungs Gemeinschaft找到了税后月1300欧元的研究员工作。

我把很多事情的决定都变成了柔和缓慢的一个决定过程。买巧峰的新电脑,捐教会的新投影仪,帮孙彤、陈丹妮,李柔欣和给自己搬家。找房子在柏林,找工作在柏林,跟孙彤的“300万项目”多远,GUANG项目的APP开发多远,附加什么功能, Andreas的项目跟进,并提高已经完成部分的稳定性。还有更加真实、重要与具有决定性的:什么时候开公司,或者说,如何走自己的人生,找自己的路,找神特别问我预备的路。我已经很久没有思考一次。很久没有打开心生活有一段时间了。于是特此在这里Log一次,一个打开心扉的晚上。

我需要继续清醒,祷告,与主同行,被神带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