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5年9月

我的爱好是:

昨天在找工作的时候在Capgemini看到一则员工介绍工作的的视屏,其中提到其公司员工生活的总体现就是如下的这句话,也是我现在当下认为最为正确的如何经历未来的一句话:

Interested in continiously learning new things

这句话留此以资之后自勉。

Advertisements

选房

找房我在柏林选了新家。在Ahrensfelde。东德。

我计划在这里生活三到五年。解决自己的签证和经济问题。更要在这里有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也真正的找到适合的工作。并从中学会众多东西,技术上学会自己感兴趣的,正如上篇博文说的嵌入式相关编程和电子电路知识。在其他角度学会如何开公司。也就是如何摸索市场需要什么,在哪里并以什么方式找到这些东西,如何管理比自己聪明的人,以及如何运作资金流动。

图中是巧峰工作的地方-Lindenberger Weg 80号(邮编:13125)周围交通一小时内可以到达区域的房源。人生在面对选择的时候总是有无数的可能性。人说能人在这个时候就会选出最好的一个选项,而且不停的选出最好的。以致最终成为落下别人千里之遥的高手。我很尊重这个观点,但我的观点要为他加入一点旁注-高手会让任何自己的选择最终成为最好的选择。我希望自己的努力可以让自己走在成为高手的路上。自己选择的新家是自己来德国以来最大住过的家。希望自己能够把这里打造成巧峰以及未来小宝宝的乐土。为此而奋斗。也希望这里成为我这里周边所有中国人的中文教会,愿意来这里坐坐。原神眷顾我,使用我。

我热爱生活,热爱这个世界!

我的战略

看了这一期《罗辑思维》- “日本为什么会失败”。我有话想说

我需要把我需要想做的事情分成三份:

  1. 自己的为生的手段
  2. 自己的战略
  3. 自己的爱好

我长期以来一直把他们混作一团,我相信大部分在我身边的人,根本不必要,也没有把他们分别开来。仿佛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一般,我需要区别对待他们。我的性格决定,我总是希望直接实现最高层次——道德感、创造力、自主力。一句话,就是自我价值的实现这个层次。因为求而不得,久求而长期不得。且不思考,不反省为什么裹足不前。这两天看了这个视频,了解日本是因为没有战略只有战术。换句话说,只有武夫之力(实干精神)而偏偏缺少片刻统筹规划全局思考,最后在战争中一败涂地。如果他们仔细斟酌,对比利弊甚至无论如何不会挑起战争且走上更加民富国强的道路。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日本人当时就是觊觎我来自的那个地方-中国东北三省。我清楚的意识到我自己性格与行为处事的优点和日本国当时的表现如出一辙。我性格决定我非常实干,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读书学软件。但是与此同时暴露出来的缺点也非常明显。尽管我嗓子痛、说教分析别人的人生竟然自觉入骨三分,但是就是自己明知道自己该作什么而不去做。我自己当下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自己的生计。这是基本中的基本,万分着急中的着急。人生规划在这里相比都成了后话。苏格拉底说:人类的幸福和欢乐在于奋斗,而最有价值的是为理想而奋斗!是两件事情:奋斗+有理想(方向)的用力。我现在在做什么?答:自己既没有在奋斗,也没有自己的理想!我在“3.自己的爱好”,本末倒置,就是需求理论当中最高层的那个“自我价值的实现(Self-actualization)”。我爸最喜欢跟我说的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屁股坐在哪里决定头允许想什么”。这些我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在反省。但是每天都没有好好的想,好好的想明白。我每天都只在做自己能做的,感兴趣的。这似乎就是那个著名的“资源的诅咒”。我不去奋斗,也不去思考战略。我在,从本质上,只是在玩儿罢了!只是因为,我还有足够的从父母继承来的一点点钱,不着急也不会立刻被钱逼迫到必不得已。不,这是不对的,不应该的。我要用力!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诅咒变成祝福。我必须行动起来。先停止一下,该玩儿的时候玩儿没有错。该奋斗与寻找、定义、修正理想的时候,也必须全力以赴。其实前两天跟尹力同学聊天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个:我们自己仿佛都是一件产品。我们到了这个岁数,大部分时间在从事都是加强他,让他更加强大且具有吸引力。但是到了三十岁的时候,我们需要开始推销自己了,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会。有些如同我这样的家庭出来的人(父母的工作是当年被分配的,从未真正找过工作,推销过哪怕一次自己)仿佛自己基因里就缺乏这个片段,基因缺失。活了三十年,学了三十年,其实也是当了三十年的消费者。看惯了笑脸,体验惯了消费者这个角色。现在必须变成自己的推销员,就开始有些不适应了。我不该这么想,这么不舒服,必须冲出自己的错觉,全力以赴的推销自己。仿佛开车一样,开的越多,走的路越长,经验必然越多。就怕踟蹰不前。一两次的失败都是完完全全的正常事情。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好好做,好好加油!神必然帮助帮助自己的人!

现在到了这个Blog的文眼:我的战略。介于我的确在哈勒的学业和实习与工作经历找到了我喜欢的方向:电子电路与软件开发。我希望我自己能够在未来人生中以这项技能为起点进入各种以此技术为基础的工业商业领域。他们可是如Tom的展会与博物馆互动多媒体应用领域。也可以是为企业机构量身定制的管理系统以及硬件服务(近似Accenture)。我首先以雇员的身份进入到任何相关专业的公司,他们可以是网页开发公司,嵌入式开发公司,机械制造公司,多媒体设计相关公司,只要他们收我。两年左右时间,我可以深入的在这个方向看到如何找到客源,如何运作公司,如果控制项目进展速度。并彻底解决掉签证与一定程度的经济问题。之后要么从个体经营者干起,要么半职还留在公司,半职个体经营。寻找稳定可靠客源,并积累更加有吸引力的创业资本。之后招收合得来并有效率的伙伴入伙,或者对方以打工者的形式被聘用到公司里。到我退休的年龄。也就是60岁上下的时候,可以有自己真正的爱好,并可以为这个爱好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比如贡献众多开源的软硬件信息与产品。现在先想到这里,我想我的人生一定会遇到一些临时出现的状况。我会时不时修正我的战略。并一成不变的在路上,在奋斗。

独自在家拆箱子

巧峰上班去了。我独自在家拆一箱箱从哈勒搬来的东西。
时间飞逝,一晃2015的夏天已悄悄的远离。自己的命运也悄无声息的把正式搬家到柏林的那天定在了上周四。那时2015年9月10日,我来德国五周年纪念日。搬家前一天巧峰非要赶回家帮忙,于是我就开车带着巧峰和非常非常热情的尹力与整整一车的杂物来了柏林。在哈勒的时候Robert愿意帮忙,也在理货的时候巧妙地帮我装下了所有的三个桌子、一个沙发、一台自行车和数箱各类杂物。在柏林时候宋晓渴又帮我和尹力巧峰一同只用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把货物从车子里放到了四楼的新家。
新家68.89平方米,在东德时期的“火柴盒楼”里。非常宜居。街道对面就是REWE超市,楼的后边又是一个由几个和我们一样高的居民楼共同围起来的Innerhof。绿草坪、白杨林下有座椅。新整修的浴室干燥清洁,翻修一新的阳台和塑钢门窗保暖隔音透光面积大。我现在已经是Berliner。大城市、大机遇!
我刚要写“写到这里我都稍稍激动了”,忽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五味杂陈的感觉,而起身打开一瓶啤酒。喝到一半这才理了理心绪继续。上周五去了吕根岛。李进终于正式在众人面前向小玉求婚,小玉也终于在众人面前正式同意了李进的求婚。这场“跨国婚姻”正如李进亲口给我念叨的:“老高,你这是输在了起跑线上,可是提前到达了终点啊!” 希望他们尽管比我跟巧峰比较晚结婚,但也终成圈属,白头偕老。我为他们祷告。也希望这个活动,我第一次开着车不会让其他的小伙伴,特别是李进感觉伤心。我无心故意炫耀。我跟巧峰、宋晓渴、洪泽元还有杜蕊璇共五个人,来回700公里往返柏林和吕根岛,一共才花费40欧元左右的油钱。真是非常合算。
这次活动还有六位李进不伦瑞克的同学和家眷,以及王金凯、徐枫和其他几名并不熟悉的李进的死党、挚友。李进出资在Alt Reddevitz 25号租了三件上下两层的Ferien Wohnungen。我拍下了一些动人场面。希望也真的动人。周六我们起很晚,下午烧烤,傍晚徒步来回八公里了一个小岛,远观。周日天气并不很好。我们一车人上午就出发往回返,在快到柏林的高速公路被塞三个小时,最终是摸着夜路才回到家。他们也都10:30左右回家。真是不容易!即便开车!
昨晚睡的很不好。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随着岁数越来越大,适应力也许会一定下降。好吧,我知道国人的文化骨子里是安土重迁的,我就好好调整自己的心态,重新全部归零,重新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