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醒醒

15703590349_166978fba1_z

在德国的生活来到第六个年头。结结实实的花了家里一大笔钱。硕士终于毕业。从15号回到德国起,这几天一直还住在老学生宿舍,陈丹妮借我们房间住。夜里我跟巧峰挤在一个单人床上,穿着从孙彤那里借来的女士人字拖,从国内带过来的小米手机即便支持4G都还因为制式问题无法在这里的3G网络环境达到一点点应有的速度。这就是现在的状态吧。
今天搞定了房屋合同,交房日期是下周的今天下午两点。房子的电还需要如同因特网一般找另一个公司签另一份合同。自己的互联网现在每个月交30欧,而把互联网转到新的住处要大约两个月这样的网费。工作的合同仍必须跟Tom继续商量着来。这种感觉像开车准备驶入快速路前必须经过的复杂立交桥。前后左右的邻居很多,很挤。又不容易轻易看好具体什么时候转弯。本来可能驾驶汽车是一种乐趣,但是在这般情景下,也会让人无奈以致焦头烂额。
最近张一非给我找到一份工作机会,在厦门大学嘉庚学院的数字多媒体专业当老师。月收入5000,每年13个月工资,没有编制,现有的约10个团队成员除了一个北京大学的计算机硕士生,一个日本海龟之外,剩下的都是美国海龟。我问了洪超超,巧峰的弟弟和弟媳,巧峰的爸爸妈妈,我的父母,张一非,邱森辉,单斐陈丹妮,孙彤。最后我决定还是不先回去了。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解释。我想最最打动我的还是我爸妈说的那句:“你现在还太过年轻,可以再闯闯看,不必要这么早就想稳定下来。”这点对于我来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说出了我爸爸一生的遗憾和巧峰爸爸一类的成功所在。
这就是最近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情。还是那个比喻:仿佛开车,车开得快的人不一定好,但是开快车在人生路上绝不是仿佛在赛车比赛当中那样,路上充满了不确定,必须在应该加速的地方加速,在减速慢行的弯路、岔路上保持适当车速。说来容易做起来不易,特别是我们这些学历很高貌似懂得也相应多的人,更应懂得张弛,节奏。醒一醒,打起精神奋战在德国苍穹下。

Advertisements

难受

我好久没有写一篇博文。实际上,我已经好久没有写一篇日记。

一个从小学六年级就开始坚持写日记的人,当初甚至会因为生病头痛都叫妈妈代笔的人。好久好久没有回到自己的身边,向自己聊聊自己的生活了。实际,我真想大喊,我的生活实在是太糟糕了!!!不经过哈勒的这段时间,我真就很可能永远理解不了“蹉跎”、“踌躇”、“彷徨”、“忐忑”、“蹒跚”等词语。巧峰总说我来到哈勒就说不开心,总把我的不开心归结到她身上。在这一点上,我一定要澄清。她是我哈勒不愉快生活中的最大亮点。是上我能够一直留在哈勒的最大理由,动力,源泉。

我很多时候很痛苦,痛苦到很喜欢玩儿游戏(最近的是CS)。我希望尽量少想现在的生活,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心中的不快。时间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显得过得越来越快,仿佛电影当中前一个场景和后一个场景中间穿插的1秒钟间隔,黑背景上白色的字“十年之后”。就夸张到这样!起床,吃早饭,上午看书,中午吃饭。下午学习,或者间隔再出去买菜,吃晚饭,看《锵锵三人行》,晚上或者在家里或者到学校坐坐,看看东西。如前文说的,基本上不敢提“Lebenslauf”、“Hausaufgabe”之类,“Portfolio”就更不敢跟自己提了。自己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不前进不要紧反而越来越畏缩前进。畏缩前进的事情真的很多:

/ 驾照从去年8月开始,已经至今学习了半年。

/ 两个“Semester Hauptprojekt” 的Dokumentation拖而又拖。迟迟完成不能。

/ 两个Spezialisierung至今都没有清晰明确的方向思路。

/ 实习至今只在Tom这里做了一点点,还需要下学期到哪里去实习一下,尽早完成目标。

/ 毕业设计到底是什么,自己至今都还没有确定。而预期于自己毕业的13年年底,时间正在一天一天的减少。

/ 德国人两周时间写完的Theoretische Facharbeit我已经结结实实的写了半年。我他妈真控制不住自己爆粗口。我·操,这都是什么垃圾!!!

/ 那个帮忙找面粉代购发货一条龙的Nebenjob(临时工作)也遇到巨大瓶颈。本来进出口这个东西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碰的。需要太多的经济法律金融物流知识。整个系统仿佛一台电脑的不同硬件分工协作一般不容易,专业化。而现在来了中国商人,不看形势,上来就是一句”我要顺丰快递那种送货上门的服务。多少钱?“ 对此,我心中很怀疑,其次是,我不愉快。是真的不愉快!

/ …

如果我做什么什么被人喜欢的话,当然我会越来越得意,做的东西越来越精,越来越招人喜欢。而我做的东西现在的情况就是,做什么什么被人指责——东西有新意,但是不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做的、你那审美啊……、你找什么工作。

写到这里,我想到我根本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德国同学朋友。一个都没有。外管局之类不友好的源泉的地方,让我更加的说不出来心中的难过。十男九痔,我曾经因为肛肠疾病在屁股附近开了一个据说有10厘米长,数厘米深的口子。常人据说在每天换药的时候都会非常疼痛,我却从未有这样的感觉。我是不是就是不能理解自己身上现在经历的痛苦?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是应该回国一次,休养一下,矫正一下自己的感觉,再全速解决掉这个如同美国人在越南一般的战场!?

谈到这不死不活的学业,我就心中多少有气。我找到了完美适合我的方向。我必须感谢这个伟大神奇,充满着理性与毅力、行动力的国度。他用他清晰严谨的风格把人类智慧结晶的嵌入系统开发引入到了我的生活。我对于这个题目,可以说是似曾相识,但总体来说一定还是相见恨晚来形容更加贴切。我深深爱这个方向。仿佛小学时代的我深爱四驱车,之后是初高中物理拔尖。我没有什么可以多附加描述的。他就是如此简单的让我有乐趣可言,有成就感可以夸耀。但是前头最终还是加上了”但是“。爱因斯坦说”我没有比别人聪敏,只是我有对于未知事物的无比激情(Leidenschaft)。”我现在承认我也完全不是什么“人才”,我也发现我有在这个未知领域的极大激情。可哈勒的天气与学校的气氛就是如此仿佛一味中药可以通过某种莫名的感觉让我心中的激情“燃料不足”。我在踌躇,我在犹豫,我在彷徨!!!

每天当中,如果一个人真的有激情,24小时甚至可以有18小时的有效利用时间。如果没有这份激情,Tja,2小时?我就是那个两小时多了也只是多的有限的那种。我不希望自己这样麻木下去。因为它的终点很可能如同张弟兄那样。我想向前走,神啊!推我一把吧!

主啊,救我!(祷告奉主名求)

Amen

2013年1月20日

还有很多没有做:

/ 需要阅读假期为Tom处实习使用的步进电机使用文档

/ 团契24日介绍中国文化的内容仍然还没有准备

/ 实习申请至今还没有做,而且非常重要!!

/ 作品集的网站应该完善所有作品。而且,实际我只上了一个作品,这个是切切实实的大问题

/ 且那些做过的大小项目的Documentation还没有完成。一来对于作品有个好的回顾并方便以后可以介绍自己作品时候有个好的展示素材,二来教授没有这些东西不给我分数。

 

真是说不准,是否2012年此时的我有几乎同样的心态:犹豫彷徨,急迫而没有头绪。

还有,没有对于实习的信心与思路。时间又过去一年了,我怎么仍然如此呢。What I am thinking about? 昨天在莱比锡开了几十人的同工退休营,当然,我身边的人会比我大一些。但是悄然之间相当数量的人都已经摆脱了学生的身份,进入了人生的下一阶段。聊天的内容已经都转变作“我的导游干到今年8月份生孩子时候”,“我现在开车都是两头不见天的早晚。”,“我的计划就是今年9月毕业,之后回去结婚。”最后还有那句:“唉,今天晚上到底在哪里吃?” 巧峰很安慰我,说我们还都是学生,没必要跟那些已经赚到钱的工作的人们较量。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必要为自己担心。话是这么说,但是实际真到了自己的头上,自己总还是有所不甘。感觉自己在莱比锡几乎没有说什么。说不出来,如何说呢?我的世界里头还都仍然是学习的内容以及学习的内容。与其他人太不一样了。我定义为“我活在乡下”。

潜移默化的改变是人必须不停经历的东西。我现在终于可以高兴地说,我摆脱了www.renren.com。这个99%是浪费我时间的信息垃圾中心。youtube.com上的EEVBlog视频几乎成为我现阶段的最爱,也让我相信他是一个大有意义的“绿色食品”。我这一阶段改变的另一个可怕之处是我已经彻底网络化自己了。具体来说,我已经不写纸上日记好久一段时间了。也许真是因为自己结婚的缘故,让我每天似乎都没有什么时间用来写那么一小段日记。还有个是现在自己不再每天读四章圣经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灵修半小时。每天早晨抽出半小时祷告、读经、读灵修材料。远志明牧师亲口的一句提醒让我近一段时间的灵修质量大大提高。读了《以弗所书》、《歌罗西书》等等。很有得着。变化本身只是一种状态,而可以消除坏的,增加好的才是事情的关键。我正在努力。希望自己能够按照这种理想的状态继续下去。

最大的也最当务之急的该是“醒过来”。人生还没有允许我“睡过去“过安慰的小镇生活。我不该对于实习、对于毕业计划、对于作品集避而远之。我必须操持。作品需要不停加强。不能这样下去了!

改装音箱

和Hanisch教授15分钟谈话

这种悲情是与生俱来的?

与生俱来的焦虑感配合了并不晴朗的人生。交织在一起,没错。就像我说的,当我不小心在爬这慢慢人生长河的梯子时,不小心向下一看,发现自己仿佛就在无底黑色深渊的边上。无名的无助、彷徨、焦虑以及绝望涌上心头。我仿佛一个罪人背负众多期盼、良好的祝福和无尽的经济支援爬行。

越来越不愿意一点点思考,因为思考是痛的。

当我计算每天花掉的每一块钱,那会让我账户再次雪上加霜。

当我联系打工,微薄收入背后是身心俱疲。

当我统计学分,总是那样东拼西凑才能比划出我破碎而总是没看到曙光的学业。

当我张口说动笔写德语时,那份活力无限的不自信总不经意喷涌而出。

当我写这样一篇日志,血淋淋时间飞逝。自己仿佛只苍蝇被扣在罐头瓶中。急匆匆只能想逃生的对策而无法展开一点行动。外边人看我笑话并虎视眈眈。

我是个敏感人。好处是,越是敏感,痛感所带来的体验就越发刺激。身在异国他乡,尤其是德国,最甚当属东德,总感觉自己是不受人待见的“二等公民”。说话说不清,饮食生活习惯潜移默化的不尽相同。已经让我心底刻上了不可名状之伤。不自信这种有毒物质已经透过皮肤穿过骨头进入骨髓。此病最突出症状摸过此时此刻自己的这份恍惚,傻,困,无欲无求。仿佛淡淡安乐死之前患者体验的感觉——身体的痛感减轻了,心底的痛感却无发生数。写到这里,推理明白“哈勒毒”到底是什么,那就是这里平静安宁的生活啊!它仿佛镇静剂、吗啡、可卡因、海洛因。让人情不能自已的在安乐中飞速奔向死亡!哦,我的主,请拿开那个罪恶的针筒。主,给我腥风血雨的生活!

写到这里侧耳倾听窗外,少有汽车驶过的声响。多半是日光灯管夹杂台钟和电脑风扇轻微的噪声。心,也真是好久没有如此沉寂。来到德国就好久才能安静一次。所有一切都不如国内,生活充满了期限,进度,未知和重复的劳作。心最轻的时候应该是第三学期,身体累,但是每天心中都有所期待,有快乐有痛感,没有什么选择需要考虑,最终有期待的成果。后来有了面粉的故事,彻底耽误了学习,又犹犹豫豫没能递出两份实习申请。自己也心知肚明不是什么奇才,所以没得到任何实习位置情理之中。回头想想,真是太蹉跎了!

Hanisch教授掐灭了手中的烟,这个时候我们大约聊了10分钟,算作是我们谈话时间最长的一次。他此时的态度我已经感激不尽,因为那只有严肃跟不耐烦两种可选。显然,最后的五分钟情况渐渐“恶化”,他不感觉谈话仍然有营养了。我也是,我也知道了他的想法:当下不要计划下学期毕业的事情,该是好好计划手头这个小论文的写作大纲和抓紧时间申请实习。前边是为了毕业更好的有个思路,后边是为了接下的人生有个更好的开局。

我不埋怨教授,他,我说就是用Alias用的太多,职业病在他这里是心理的。严谨,清醒,有条不紊,过度之后,多数时候略显难以忍受,但实际能够忍耐晦涩Alias的人忍耐的能力是无限的。谢谢神今天给我这个15分钟,让我甚至对于未来的人生都有了更清醒的规划。谢谢Hanisch教授,用他特有的,或者叫做硕果仅存的“硬派德国风格”气场给我打气。我心底就像开头写的那样无力。嘿,谁又不是呢?打起精神,睁圆眼睛,憋一口气。不然哈勒毒会让你不知不觉死掉。So fight!

新学期的打算

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又开学了。经过混沌的上学期,我打算放弃一些想法。

昨天王柏传道在食堂门口跟我聊天时候也说,读不读完是个态度。给所有为自己人生努力过的人(特别是爸爸妈妈)与自己一个明白的交代。

至于具体的操作细节上的“注意点”只需遵循一个原则:能早别晚!

这跟乔布斯提到找到自己喜欢的并为之努力之观点并不相悖。我现在“拖拖拉拉”根本的问题其实不是没有找到自己所爱,而是胆怯与偷懒于为之努力。我想做一个好的建模师。无论是在德国还是回去。我相信,会了这样的技术是完完全全对于自己跟社会有莫大帮助的。能够做出好的数模从一开始提高产品品质,是实实在在的“创造更合理的生存方式!”(从我想明白人生要什么目标伊始就已经确立的,看这个博客的题目 :))。如果神就是确定我更适合做Arduino方向的应用,我感觉也并无什么不妥。回头看,我跟巧峰的婚姻已经是个见证:世界的潮流即便在我们眼中看得明朗,但是还是不易摆脱。但神会在适当的时候加添真正相信祂的儿女的勇气与力量,最后拜托世俗得来意外的福分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喽。我爱神给我单单赐下的爱人,我也将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去爱护她。所以,如神一直在暗示:告诉,你的命运应该应该是走Arduino更加适合,会更加快乐。我主,给我关闭其他的门吧,顺便也坚定我相信你的心,因为我确实知道,我能决定的人生部分太少了。您是导演编剧,让我安心做个如戏的好演员!让我在透过死亡回到你身边那一天能够自豪的说:神啊,我已经能够在你面前自豪的夸口,我做了我能够作到的你赐给我人生的最大极限(I’ve done my very best to my life that you gave!)我想,我那时候也会自豪,神也一定会为我喜悦。

So,这个就是新学期的打算,总结来说——Go Ahead,and Smile, cause you are designed to.

游思

在德国总感觉痛苦,即便现在相信上帝的大能。我总放不下。

想做的事情这两天多起来。第一,找到个很牛的Alias Automotive高手,叫VovaKodge 。做的曲面质量很高,教程质量也几乎完美。当然完全听不懂俄语,可是通过他仿佛是 “2x 快进”的操作速度,以及千变万化灵活轻盈的解决思路。我受益匪浅。当自己开始操刀的时候,心中都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巧峰每当抽空过来看我,都说“别着急,慢慢来。” 我心中暗笑“嘿,这样用Alias才叫酷。” 用Alias这段时间,几乎只做车轮Rim。缘由还是时间与水平限制,希望自己尽量能够把精力专注成品的曲面质量,而非急功近利上。我自己在官方中文坛子里看到“Q7,A8,TT你们要的都有”这类题目时候,总忍不住笑。多说一句,Alias是做高品质曲面的,扯淡学生作品还好意思起这般买弄的名字,啧啧…

今天一天时间就做了571道驾校的选择题,简直要命。我一直没有经历真正的“RWTH式”德国学习生活,没想到学个小驾照夙愿了。也别说,德国驾照学习当中,学的是深层次的东西。如“为什么尽量不要让车子到处漏机油,因为1L的机油可以污染600L饮水。” “如果你遇到有人跟你赛车,你要‘战胜自己’,守法开车。” 都是这样有哲学意义的。还有,自从开始学驾照,看懂了出名多的德国路牌,感觉都对交通系统有莫大帮助!

周六听了王柏传道的福音讲座。受益了。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地球曾停转过24小时”。(此处略去5万字,太澎湃当时)。我要说的是,高速,不要再闹了,你实习这点儿破事儿愁屁。常常祷告 and just go ahead!
Autodesk现在的势头实在太好了。 一直想在我的MAC上用上工程软件,终于是在Facebook找到了-Inventor Fusion 。一个机器上看不见的零件是有美学的,他实现机器的功能,却藏在不察觉处。所有的结构都彻头彻尾的理性-该有的结构强度,不粉饰的自然材质机理,让人喜欢的“机械设计风格”造型(比如Leica)。在使用工程软件的时候就已经有他哲学于其中,建模的风格就是简单的“要什么功能,有什么结构。”已经做了一个Tutorial。感觉很不赖,有时间一定再练习。

开始用Ubuntu了,比如今天竟然被吸引的一整天没有碰一下MAC!!

最开始其实因为Win7在那个ASUS X101上跑的太鸡屎。臃肿到把主盘8G占满,还反应智障。遂耐性装Ubuntu。开始也由于竟然播放不了mp3而惊愕。后来看了鸟哥的私房菜开头介绍历史这段。折服了。Linux不能像Win7那样理解,他是很“阳春”的人类共同理想的产物。他商业成分少,感觉上不会Microsoft那么适口,但是100%保证营养价值对身体有益。当你习惯Microsoft的时候,仿佛是已经习惯了与他同样字母开头的Mcdonal’s。and you should have heared…

嗯,不错不错不错。写了这么多。应该说,我的心重新上路了。不错不错。那么,如果有什么新Update。就再继续记录。

伴随痛苦

我特别喜欢听音乐,尽管,在我身边的小圈圈里,我听的音乐大家都说“适应不了”。

我喜欢听猫王,喜欢蔡琴,喜欢齐秦,喜欢王菲,也喜欢崔健。之前还有好一段时间迷恋过MLTR、Beyond。还有一大堆只出一两首歌曲的小歌星。也大约知道当上歌星之后的生活是伴随无尽的物质享受为最吸引人之处。

但是在国内的歌曲多半是通过“非直接接触的”媒体听看到的。只能看到他们光鲜美好的一面。来到欧洲,情况几乎是反过来。想看节目直接去购物街上看就是,各种歌唱、乐团合唱、乐器独奏重奏应有尽有。当你可以直接亲身参与艺术,你就可以真正了解艺术。艺术是服务性的,是大多数时候“凭赏”来积攒生活的。艺术是筋疲力竭的,因为例如歌唱艺术,唱一天,可能也仅仅达到了普通德国工人一天的收入水品。不同的是,你必须天天唱,风吹日晒,如果天气不好,收入甚至会随之下降。而且不许生病请假,不许带着哭丧的脸,不许手艺不精,不许害羞,不许不自信,不许不努力投入。其他艺术形式亦大概如此。比如《霸王别姬》里头描述的梨园人生,比如我身边人当中一非——一位出色画家的经历。

我即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找到人生真正的价值。又不想”在路边歌唱“。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还是社会的?鱼跟熊掌真的不可兼得?美国的那些CG艺术家呢,难道他们美好的生活也只是又一次”不真实“?我想享受这种做的事情正是自己愿意去做的事情的感觉,也真的愿意全力投入自己。可是如果在他们后边有了“必须”两个字做旁注,我就开始焦虑的如同现在的我自己了。我怎么了?我病了?怕了?累了?迷茫了?不自信了?

唉,我想,既然在每次选择自己方向的三岔路口都一直沿着这个方向来走,神也一直祝福开路给我到今天这一步。我就应该踏踏实实的走下去,喜乐的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上路!

下图拍摄于学校年展。一个Jazzband的首席小提琴在唱《Fly me to the moon》。我看到他的脸,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享受于自己所从事的同时,内心充满了生活压力所带来的苦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