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打工

醒醒,醒醒

15703590349_166978fba1_z

在德国的生活来到第六个年头。结结实实的花了家里一大笔钱。硕士终于毕业。从15号回到德国起,这几天一直还住在老学生宿舍,陈丹妮借我们房间住。夜里我跟巧峰挤在一个单人床上,穿着从孙彤那里借来的女士人字拖,从国内带过来的小米手机即便支持4G都还因为制式问题无法在这里的3G网络环境达到一点点应有的速度。这就是现在的状态吧。
今天搞定了房屋合同,交房日期是下周的今天下午两点。房子的电还需要如同因特网一般找另一个公司签另一份合同。自己的互联网现在每个月交30欧,而把互联网转到新的住处要大约两个月这样的网费。工作的合同仍必须跟Tom继续商量着来。这种感觉像开车准备驶入快速路前必须经过的复杂立交桥。前后左右的邻居很多,很挤。又不容易轻易看好具体什么时候转弯。本来可能驾驶汽车是一种乐趣,但是在这般情景下,也会让人无奈以致焦头烂额。
最近张一非给我找到一份工作机会,在厦门大学嘉庚学院的数字多媒体专业当老师。月收入5000,每年13个月工资,没有编制,现有的约10个团队成员除了一个北京大学的计算机硕士生,一个日本海龟之外,剩下的都是美国海龟。我问了洪超超,巧峰的弟弟和弟媳,巧峰的爸爸妈妈,我的父母,张一非,邱森辉,单斐陈丹妮,孙彤。最后我决定还是不先回去了。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解释。我想最最打动我的还是我爸妈说的那句:“你现在还太过年轻,可以再闯闯看,不必要这么早就想稳定下来。”这点对于我来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说出了我爸爸一生的遗憾和巧峰爸爸一类的成功所在。
这就是最近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情。还是那个比喻:仿佛开车,车开得快的人不一定好,但是开快车在人生路上绝不是仿佛在赛车比赛当中那样,路上充满了不确定,必须在应该加速的地方加速,在减速慢行的弯路、岔路上保持适当车速。说来容易做起来不易,特别是我们这些学历很高貌似懂得也相应多的人,更应懂得张弛,节奏。醒一醒,打起精神奋战在德国苍穹下。

写在第四学期期末

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先选择了“内心独白”、“ 学习”、“打工”三个关键词。我想,这就是第四学期我所有做过的事情了。

按照次序先说“内心独白”。

我的内心矛盾一片。本来的第四学期应该是学习的攻坚阶段。应该每天花掉大量时间完成作业,制定毕业计划,寻找实习等。我却背逆使命开始”找钱”,花去不知多少时间做代购。这一点就是矛盾的核心。作为一个中国千万普通家庭中出来的留学生,经济上自然希望能够自立,看到父母辛苦工作赚钱,实在不忍还每月伸手要钱。于是我决定打工,像多年前出来的国人普遍的那种生活形式,“艰苦奋斗”。凡是打工,都需要贡献时间,或多或少,于是影响学习。过去的留学生大多是家里难以支撑其生活所以打工,而现在的多半像我。是良心救赎的事情。带着愧疚的心情找到了工作,此良心一得到“急救”而彼良心随即开始嚷嚷。我是说,学习的时间不够良心受谴,学习的时间够了却没分摊时间打工赚钱,对于父母跟我的新家又是良心难安。国外的生活就是如此容易使人矛盾。我只能带着这良心负担继续前进。So ist das Leben.

正如前文提到,我这个学期几乎没有学习。悉数尽数也至多得到6分。一周Zeichnen,三天Audioworkshop,还有个Design Theorie的考试。 从上个假期完成Alias的练习课至今,我已有相当长时间处在“智障”状态。画画没手感,Arduino提不起兴趣,建模的兴趣也终于还是因为“迟到”的家庭无线网而死去。刚开学时候还有个非常好的爱好-自行车。现在内心也被不停的修修打打和操作别扭的Garmin 62s蹂躏的乐趣大减。最近几周的时间里,感觉自己的心太沉寂了。听不到美好的音乐,吃不到可口的饭菜,拍不到心中的梦幻,总之,苦不堪言。戏虐的是,我现在的生活照比之前的两年,应该算最好的德国生活。真是“哀莫大于心死。”

没有用到学习上的时间,自然很多用在了打工上。这学期人生第一次做代购。万事开头难,花掉相当时间研究市场,包装运货,记账等。所有酸甜苦辣只能自己体会。记得上周的一天,一口气15分钟上下5楼6趟,搬运了足足120KG的面粉到楼上来,当即第二天大腿和腰就隐隐作痛。还有一次,从上午10点到下午16点不停的在QQ上陪客户聊天。有时真想干脆不干了。或者就好像过去在亚琛那样。费力找到个房子,之后闭着眼睛苦一两个月赚钱。之后回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工资也几乎和这么费时数月的代购的总和并无差别。我又希望自己有“明天”,“代购”的明天就是“出口”,那几乎是中国人在国外终极轻松生活的代名词。我必须为我的明天努力,所以我必须坚持,必须带着那些矛盾。

回顾自己在过去的校内,现在的淫淫上写的百篇文章,我总是叹于其中的勇气,经常被发现的自己对于世界的那份新奇,这份善思,这份畅然对于生活的热爱。而我现在真是老了,看来只能有这么一个正解。

我希望自己好起来,能健健康康的像个26岁的小伙子。在学习上能够投入,在工作生活上也能够积极进取。不拖沓,不犹豫彷徨。能够尽快“重启”对于这个世界的“新奇之心”。能重新发现这个世界中充满的美好,那睁开眼便回到伊甸之田园的生活中。愿主保守。

又发生很多事情

又发生很多事情。首先,我的日记被看了!昨晚打工回家,在走到家楼下的时候,我只住了一夜的新家的灯亮着。等我打开穿过厨房通向内室的门,只听见楼上脚步声匆匆,之后是想悄悄却还是很心虚的重重的关门声。进了家门,灯已经关掉。我想,“贼”能在家里干什么呢?也许待的时间很短,我只是碰巧。但显然更加可能的是TA一直都在。所以,我严重怀疑其应该在看什么。我的电脑有密码,做不了什么。那本《圣经》显然也不应该对应贼的口味。于是,我严重怀疑TA该是在看有意思的什么东西。我打开大衣柜门,不禁恍然顿悟。我的日记本就赫然放在一堆书的最上头。好不有意思!

是的,我也记不清我是不是把那日记本子放在最上头了。我也不愿意再考虑到底是谁,反正我的房门只是带上,谁都可能。我翻开不知多久没有写过的日记本看了看,最后一篇难为情的描写了一小段私处的事情。但是大半都是我当时攻坚学期项目的心思。当联想“贼”偷看到这段时候脸上的那种欠揍的笑,我心中顿生不爽。冷静一点再一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日记是写给自己的,如果其他人可以从中受益,哪怕一点点,也未尝不可。日记同时也是自己人生的”演算“与”复查“。很高兴我自己抽看到那篇最后的日记的时候,只看到一点点啼笑皆非的荒唐年轻行为而大半时间看到了这个积极上进的我。至少,在我”复算“我的那几天的时候,我很成功,将时间充分投入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了。也希望我对于我所学习项目的激情可以感染那个很有可能生活没有方向的”贼“。

其次,Tom给我邮件了。在向他陈述假期他的课由于打工不能参加后。他回复电子邮件说道:

Was arbeitest Du denn und wie lange noch?

vielleicht hätte ich hier auch was zu tun für Dich in meiner kleiner Firma?

先说Tom,Tom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自己和一个朋友合伙开了一个提供多媒体交互设计解决方案的小公司。同时兼任我们学校的助教。他的邀请相当于德国技术公司主动向我发出了摆脱体力劳动,开始进入更高层次,有无限前景的德国脑力产品技术开发领域的邀请。而从卡尔斯鲁厄的中介也在同一天发出了我到Robert BOSCH工厂做工的邀请。

接下来的事件可以直接总结成“卧轨”。周日座火车,九点出发没到中午就因为风雪改变路线误点。下午两点多终于上到另一个车上,不料在一个荒郊野外一停就是三小时。之后有同行的告诉说有人被火车撞死了。随便是意外还是想不开。反正我就因此活生生在美好的周日度过了一段长达14小时的旅行。漫长等待中,DB派人给我们送了清凉糖和一点小饼干。最后甚至发了一个文件,告诉我们可以退款。我心中无比感动。仿佛TA的卧轨对于我个人,都有了更多意义。接下来的事情是,我今天带着填写好的表格来到DB的Reise Zentrum。服务员告诉我我因为用的是周末票,只能退1.5而且上边有规定,低于4欧的不给退现金。我对DB本先不断变好的印象瞬间变做无比的憎恶⋯⋯事情就是这么一件一件的发生着,真是福祸相倚啊!因为这一点点小事,让自己的心情都变得很糟糕!

最后的一件事是昨天去了Solent,看到了一座2010年底建成的全自动化工厂。感觉很震撼!

 

今年这段时候Aachen的工作机会确实有些少。不知到接下来神如何带领。愿他保守。

改变是需要勇气的

改变是需要勇气的,我常把“just do it”这句Nike广告语挂嘴边。但是自己在大事情上总是太过随遇而安。第二学期的放假大家做了完全不同的选择。她回国两个月、她去西班牙呆大半个月、他找到翻译的工作尽其所能大赚一笔、我跟巧峰选择出力到另一个城市先打工,之后再旅游。

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意愿想法。本质上说,于是也就不存在最好与很差的区别。人各有志,自己只应该参考别人的想法,吸取别人的经验教训,模仿自己认为好的地方,摒弃自己认为自身不好的。于是Q兄在我的共鸣下真的开始打工了,我在他的帮助下真的从中餐馆跨进寿司店,现在,在看到他取得的成功后。我也真的为他感到骄傲,同时我也决定继续改变。沿着我们共识的那种逐步升级,从体力转移到脑力,特别是本专业方向的工作发展。

改变是需要勇气与毅力的。好比很多人开导我假期不要离开哈勒,寿司店的工作已经相当理想等等。我们需要听取任何人的言论。但是必须保留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主见。我是个从爷爷辈就优柔寡断的家庭长大的,我真的需要克服自己的这个”遗传病“。继续改变。巧峰这个All you can eat周不能回去了,这是严重的爽约,我讨厌,深深的讨厌。但是当你改变的时候,不可避免需要忍受各种痛苦。高速,你行的,好比你大学时代不断发现自己以为自己不行的地方一般。别人潜力有多大无从考证,自己的潜力有多宽自己早该心知肚明。就如同AMD前总裁桑德斯所云:“世界上没有公平,公平是自己争取来的。” 的确我做的是不对的,是对别人的严重不公平。但是你5欧一小时的工资又会有谁怜悯你,你这个被资本主义奴役的学生。

现在已经来德两年了,如同以往文章说的,西德与东德的转变,语言学生到硕士学生的转变,甚至是理工科到纯艺术的转变,最后是从新人到老人的转变。我已经“被”不停的转变了很多,很多很多。这是真的好事,这让我有机会变化成我理想的那个高速,让我不断的痛苦不堪又伴着惊喜连连。人生本应该如此,现在越来越稳定了。回头问,我真的满足了么?没有,回答必然是否定的。至少至今的经济还没有独立,没有让我有种真正男人的感觉。我来德国就是要长大,就是要满足我的求知欲,就是尽我所能的在我20到30岁这最黄金的十年当中寻找自己,让自己真的变成理想的自己。任何改变都不容易,过去是神的带领,是被动的,现在应该我主动了。我相信上帝也不愿培养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所以,我和巧峰,需要勇于对于现状说“NEIN”,然后,开始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