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教会

写给洪牧师的信

牧师,平安!

 

愿神常常与我们同在。愿祂的美意总能在地上实现。愿祂祝福哈勒团契,祝福每个信徒,更有信心信靠祂,为祂见证祂所赐予的祝福、平安、喜乐。

 

我接着昨天在KFC没说完的说。

回国一个月休息间隙,我经常躺在床上回想着两年半来在德国基本处在闷闷不乐的经历。并试图找到解决之道。我归结为,作为一个即将30岁的人,仍然没有定位好自己。没有清晰地职业发展规划,没有实质的在当下努力寻找我的未来。手头上自己没有打工赚钱,且完全依靠家里接济。同时,自己现在是逐渐需要为另一半负责的人(感谢神)。种种不如意共同编织成我内心里最急切而大声的呐喊。

这次我与巧峰回国,两家互相第一次见面认识。在巧峰家,伯父伯母热情款待了我。一切进行非常顺利。只是在最后要回德国的前一晚,伯父夜里12点喝醉回家,吐露了他真实的担忧:高速,女儿大了就像泼出去的水,这下我把我宝贝女儿泼给了你了。你要接好!… … 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我的目标就是当下吃饱,可以让自己健康的微笑。现在我要对另一半负责,不能让她过得苦。要让她也可以更信任我,让她可以看到神对于我们家庭实实在在的祝福,让她幸福。这是个不小的挑战。

我试图到其他城市打工赚钱,在哈勒做寿司工,希望经营面粉生意并做成进出口贸易。但是,看来神还对我有其他安排。每一样都甚至不够填饱我自己的肚子。学习上进行的也差强人意。上学期更是不可思议的任何学分都没有修。我很纳闷问自己:高速,你在干什么?

我的心与我的身体分离。我想要的和我现在的状态是如此的不协调。中医说:不通则痛。此句用在我身上,同样非常恰切得当。

所以,必须赶紧“治病”!

回到德国半天之后,我更加确定。我“必须改变现在的生活现状!” 我必须follow my real heart! 愿意做,应该做,有把握做好的,多做。不善于、没能力的,适可而止。我对哈勒团契一直有难言的巨大负担。一头是看到神、团契对我本人的重大需求,一头是我闷闷不乐的现状。过去的两年半是我“做所有人希望成为的高速”,现在重新开始,我要做“高速想成为的高速”了。在过去的两年半一头我要做“美好的见证”,一头我要承受“我的见证并不好”的现状。感谢神即便我处在如此畸形的状态下仍然可以藉我带领几位姊妹弟兄信主。但我还是希望自己改变一下在哈勒这个小城的生活。比如换一个教授、多帮帮家里做家务、多在自己的学业与对于未来的思考上下功夫。还有,我真实的,最为慎重的思考与抉择:从哈勒华人基督团契的同工工作上退下来,并会慎重考虑是否继续在每周六下午参加团契的聚会。彻底改变在哈勒我的生活节奏。洪牧师,您是我非常非常敬重的牧师,是我在德东属灵生命的导师。可能我一直与您沟通不够,使我的属灵生命长期与我现在所在的侍奉的位置不相匹配,最终导致我现在的决定。不过无论如何请相信我,我会不停止参加聚会的。也请您为我祷告神,尽快让我走出我走了两年半的在这里的怪圈。展开我人生的新篇章。我相信,这也是神的安排。如果我总压抑我内心的呼声,做小声的见证,而非以这样的形式从最根本解决我现在的问题。那我一定是忽视了神对我的旨意。我相信神不会希望我就这样消极的、无尽的拖延我的学业,让我消极的情绪腐蚀我还年轻的大脑和梦想。在亚琛我已经见到了可能与我有同样境遇的弟兄。他先因为某某原因短暂离开教会,但一段时间过去之后,他又回来了。而且有了许多极具说服力的见证以及更加热忱的侍奉。我也希望自己如此去解决问题。即便也没有那么顺利,我至少可以自豪的的告诉自己:“I’ve tried.”

请您无论如何理解我的选择,愿神能够与我同行,愿这就是神在现在对我的旨意,分配给我的工作。愿神祝福哈勒华人团契发展(我会不停为此祷告),愿神祝福牧师您,长与您同在!

 

 

 

以马内利

 

高速

2013年1月20日

还有很多没有做:

/ 需要阅读假期为Tom处实习使用的步进电机使用文档

/ 团契24日介绍中国文化的内容仍然还没有准备

/ 实习申请至今还没有做,而且非常重要!!

/ 作品集的网站应该完善所有作品。而且,实际我只上了一个作品,这个是切切实实的大问题

/ 且那些做过的大小项目的Documentation还没有完成。一来对于作品有个好的回顾并方便以后可以介绍自己作品时候有个好的展示素材,二来教授没有这些东西不给我分数。

 

真是说不准,是否2012年此时的我有几乎同样的心态:犹豫彷徨,急迫而没有头绪。

还有,没有对于实习的信心与思路。时间又过去一年了,我怎么仍然如此呢。What I am thinking about? 昨天在莱比锡开了几十人的同工退休营,当然,我身边的人会比我大一些。但是悄然之间相当数量的人都已经摆脱了学生的身份,进入了人生的下一阶段。聊天的内容已经都转变作“我的导游干到今年8月份生孩子时候”,“我现在开车都是两头不见天的早晚。”,“我的计划就是今年9月毕业,之后回去结婚。”最后还有那句:“唉,今天晚上到底在哪里吃?” 巧峰很安慰我,说我们还都是学生,没必要跟那些已经赚到钱的工作的人们较量。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必要为自己担心。话是这么说,但是实际真到了自己的头上,自己总还是有所不甘。感觉自己在莱比锡几乎没有说什么。说不出来,如何说呢?我的世界里头还都仍然是学习的内容以及学习的内容。与其他人太不一样了。我定义为“我活在乡下”。

潜移默化的改变是人必须不停经历的东西。我现在终于可以高兴地说,我摆脱了www.renren.com。这个99%是浪费我时间的信息垃圾中心。youtube.com上的EEVBlog视频几乎成为我现阶段的最爱,也让我相信他是一个大有意义的“绿色食品”。我这一阶段改变的另一个可怕之处是我已经彻底网络化自己了。具体来说,我已经不写纸上日记好久一段时间了。也许真是因为自己结婚的缘故,让我每天似乎都没有什么时间用来写那么一小段日记。还有个是现在自己不再每天读四章圣经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灵修半小时。每天早晨抽出半小时祷告、读经、读灵修材料。远志明牧师亲口的一句提醒让我近一段时间的灵修质量大大提高。读了《以弗所书》、《歌罗西书》等等。很有得着。变化本身只是一种状态,而可以消除坏的,增加好的才是事情的关键。我正在努力。希望自己能够按照这种理想的状态继续下去。

最大的也最当务之急的该是“醒过来”。人生还没有允许我“睡过去“过安慰的小镇生活。我不该对于实习、对于毕业计划、对于作品集避而远之。我必须操持。作品需要不停加强。不能这样下去了!

改装音箱

向阳

昨晚巧峰跟我在床上哭诉了许多,我想,她计算了很多人的阴暗。不需要计算,人本身内心伸出就是阴暗的。当下,我们只能向阳。

我们仿佛就在一个天梯上,大家都在不竭的爬行。如果你向上看,总是会看到无尽的阳光洒下,而向下,就是往来的地方。又是无尽的黑暗。

也就是,人同时经历着阳光和黑暗,向哪里看去完全由自己决定。我们不自觉时候,总是可能向下看,向下看怎么可能不会感到寒气逼人:生活的压力,人际的摩擦(甚至只是一点点),前途的未知,手头工作的阻力,感情的刮隔等等等。

我们必须向上看,向光明,属神,美好的那个方向。我们可以做到的仅仅如此。因为爬在梯子上的任何人都是如此,前头与后头都没有尽头与其不停下降何不如向光明前进。

愿神祝福我,让我没有那么多向下看的时候,愿神赐给我力量,让我充满向阳的心情前行。

 

 

新学期的打算

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又开学了。经过混沌的上学期,我打算放弃一些想法。

昨天王柏传道在食堂门口跟我聊天时候也说,读不读完是个态度。给所有为自己人生努力过的人(特别是爸爸妈妈)与自己一个明白的交代。

至于具体的操作细节上的“注意点”只需遵循一个原则:能早别晚!

这跟乔布斯提到找到自己喜欢的并为之努力之观点并不相悖。我现在“拖拖拉拉”根本的问题其实不是没有找到自己所爱,而是胆怯与偷懒于为之努力。我想做一个好的建模师。无论是在德国还是回去。我相信,会了这样的技术是完完全全对于自己跟社会有莫大帮助的。能够做出好的数模从一开始提高产品品质,是实实在在的“创造更合理的生存方式!”(从我想明白人生要什么目标伊始就已经确立的,看这个博客的题目 :))。如果神就是确定我更适合做Arduino方向的应用,我感觉也并无什么不妥。回头看,我跟巧峰的婚姻已经是个见证:世界的潮流即便在我们眼中看得明朗,但是还是不易摆脱。但神会在适当的时候加添真正相信祂的儿女的勇气与力量,最后拜托世俗得来意外的福分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喽。我爱神给我单单赐下的爱人,我也将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去爱护她。所以,如神一直在暗示:告诉,你的命运应该应该是走Arduino更加适合,会更加快乐。我主,给我关闭其他的门吧,顺便也坚定我相信你的心,因为我确实知道,我能决定的人生部分太少了。您是导演编剧,让我安心做个如戏的好演员!让我在透过死亡回到你身边那一天能够自豪的说:神啊,我已经能够在你面前自豪的夸口,我做了我能够作到的你赐给我人生的最大极限(I’ve done my very best to my life that you gave!)我想,我那时候也会自豪,神也一定会为我喜悦。

So,这个就是新学期的打算,总结来说——Go Ahead,and Smile, cause you are designed to.

游思

在德国总感觉痛苦,即便现在相信上帝的大能。我总放不下。

想做的事情这两天多起来。第一,找到个很牛的Alias Automotive高手,叫VovaKodge 。做的曲面质量很高,教程质量也几乎完美。当然完全听不懂俄语,可是通过他仿佛是 “2x 快进”的操作速度,以及千变万化灵活轻盈的解决思路。我受益匪浅。当自己开始操刀的时候,心中都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巧峰每当抽空过来看我,都说“别着急,慢慢来。” 我心中暗笑“嘿,这样用Alias才叫酷。” 用Alias这段时间,几乎只做车轮Rim。缘由还是时间与水平限制,希望自己尽量能够把精力专注成品的曲面质量,而非急功近利上。我自己在官方中文坛子里看到“Q7,A8,TT你们要的都有”这类题目时候,总忍不住笑。多说一句,Alias是做高品质曲面的,扯淡学生作品还好意思起这般买弄的名字,啧啧…

今天一天时间就做了571道驾校的选择题,简直要命。我一直没有经历真正的“RWTH式”德国学习生活,没想到学个小驾照夙愿了。也别说,德国驾照学习当中,学的是深层次的东西。如“为什么尽量不要让车子到处漏机油,因为1L的机油可以污染600L饮水。” “如果你遇到有人跟你赛车,你要‘战胜自己’,守法开车。” 都是这样有哲学意义的。还有,自从开始学驾照,看懂了出名多的德国路牌,感觉都对交通系统有莫大帮助!

周六听了王柏传道的福音讲座。受益了。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地球曾停转过24小时”。(此处略去5万字,太澎湃当时)。我要说的是,高速,不要再闹了,你实习这点儿破事儿愁屁。常常祷告 and just go ahead!
Autodesk现在的势头实在太好了。 一直想在我的MAC上用上工程软件,终于是在Facebook找到了-Inventor Fusion 。一个机器上看不见的零件是有美学的,他实现机器的功能,却藏在不察觉处。所有的结构都彻头彻尾的理性-该有的结构强度,不粉饰的自然材质机理,让人喜欢的“机械设计风格”造型(比如Leica)。在使用工程软件的时候就已经有他哲学于其中,建模的风格就是简单的“要什么功能,有什么结构。”已经做了一个Tutorial。感觉很不赖,有时间一定再练习。

开始用Ubuntu了,比如今天竟然被吸引的一整天没有碰一下MAC!!

最开始其实因为Win7在那个ASUS X101上跑的太鸡屎。臃肿到把主盘8G占满,还反应智障。遂耐性装Ubuntu。开始也由于竟然播放不了mp3而惊愕。后来看了鸟哥的私房菜开头介绍历史这段。折服了。Linux不能像Win7那样理解,他是很“阳春”的人类共同理想的产物。他商业成分少,感觉上不会Microsoft那么适口,但是100%保证营养价值对身体有益。当你习惯Microsoft的时候,仿佛是已经习惯了与他同样字母开头的Mcdonal’s。and you should have heared…

嗯,不错不错不错。写了这么多。应该说,我的心重新上路了。不错不错。那么,如果有什么新Update。就再继续记录。

张爸张妈

Image张爸张妈是2010年来到东德开始福音传道之旅。

他们租住一间在Merseburg的半地下套房。转眼间,和我一样,他们已经在这里度过两个春秋。

他们是真正靠主喜乐的人。耕耘两年时间换来的仅是小城出现一位浸礼信徒。试想每周至少一次为少则10人多则20的查经聚会准备饭食,并预备讲道内容。不难想像需要多大的勇气,接下来还要再多少耐性与乐观。除掉当地的福音宣讲,张爸张妈每周还至少保证为我们哈勒团契在周三晚上带来精彩的旧约圣经信息分享。两个老人,来回五六十公里。神会看到。这些还不算,还需要每周的一天时间里再从小城出发去或是威玛或哈勒或莱比锡或不伦瑞克或爱尔福特去参加当地的查经聚会。

昨天张爸张妈邀请我们到了他温馨的小家做客。西餐为体,中餐为纲的晚餐还有精彩的谈话内容。让我不禁心中喊“哈利路亚”。他们尽管岁数已高,却有如此多的追求,如此多切实的打算。与他们的谈话营养丰富。比如谈到去美国。张爸很中肯的给我很多建议。如何去,如何看待很强势的美国文化,到底德国好还是美国真的那么好等等。来到德国之后自己很难再体验本科时代太极协会里那份与朋友之间的亲密无间。而张爸张妈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我内心对于世界曾经的热恋。看看身边牵手的爱妻,看看左右教会里的姊妹弟兄,看看可亲可敬的张氏夫妇,我怎能躲避开这样的事实:我已被神祝福。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