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见闻

游思

在德国总感觉痛苦,即便现在相信上帝的大能。我总放不下。

想做的事情这两天多起来。第一,找到个很牛的Alias Automotive高手,叫VovaKodge 。做的曲面质量很高,教程质量也几乎完美。当然完全听不懂俄语,可是通过他仿佛是 “2x 快进”的操作速度,以及千变万化灵活轻盈的解决思路。我受益匪浅。当自己开始操刀的时候,心中都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巧峰每当抽空过来看我,都说“别着急,慢慢来。” 我心中暗笑“嘿,这样用Alias才叫酷。” 用Alias这段时间,几乎只做车轮Rim。缘由还是时间与水平限制,希望自己尽量能够把精力专注成品的曲面质量,而非急功近利上。我自己在官方中文坛子里看到“Q7,A8,TT你们要的都有”这类题目时候,总忍不住笑。多说一句,Alias是做高品质曲面的,扯淡学生作品还好意思起这般买弄的名字,啧啧…

今天一天时间就做了571道驾校的选择题,简直要命。我一直没有经历真正的“RWTH式”德国学习生活,没想到学个小驾照夙愿了。也别说,德国驾照学习当中,学的是深层次的东西。如“为什么尽量不要让车子到处漏机油,因为1L的机油可以污染600L饮水。” “如果你遇到有人跟你赛车,你要‘战胜自己’,守法开车。” 都是这样有哲学意义的。还有,自从开始学驾照,看懂了出名多的德国路牌,感觉都对交通系统有莫大帮助!

周六听了王柏传道的福音讲座。受益了。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地球曾停转过24小时”。(此处略去5万字,太澎湃当时)。我要说的是,高速,不要再闹了,你实习这点儿破事儿愁屁。常常祷告 and just go ahead!
Autodesk现在的势头实在太好了。 一直想在我的MAC上用上工程软件,终于是在Facebook找到了-Inventor Fusion 。一个机器上看不见的零件是有美学的,他实现机器的功能,却藏在不察觉处。所有的结构都彻头彻尾的理性-该有的结构强度,不粉饰的自然材质机理,让人喜欢的“机械设计风格”造型(比如Leica)。在使用工程软件的时候就已经有他哲学于其中,建模的风格就是简单的“要什么功能,有什么结构。”已经做了一个Tutorial。感觉很不赖,有时间一定再练习。

开始用Ubuntu了,比如今天竟然被吸引的一整天没有碰一下MAC!!

最开始其实因为Win7在那个ASUS X101上跑的太鸡屎。臃肿到把主盘8G占满,还反应智障。遂耐性装Ubuntu。开始也由于竟然播放不了mp3而惊愕。后来看了鸟哥的私房菜开头介绍历史这段。折服了。Linux不能像Win7那样理解,他是很“阳春”的人类共同理想的产物。他商业成分少,感觉上不会Microsoft那么适口,但是100%保证营养价值对身体有益。当你习惯Microsoft的时候,仿佛是已经习惯了与他同样字母开头的Mcdonal’s。and you should have heared…

嗯,不错不错不错。写了这么多。应该说,我的心重新上路了。不错不错。那么,如果有什么新Update。就再继续记录。

Advertisements

洗衣

记得在Aachen的时候,自己家里是没有洗衣机的。但街上有很多洗衣店。

那时候,自己一天可以赚50-60欧,因为是在食品加工车间,难免衣服天天都脏,所以天天都去洗衣店洗衣服。

用店里硕大壮实的MieLe牌洗衣机洗一次2.4欧,我清楚记得。

把水温直接调整到95℃,放上洗衣粉,看着衣服在接下来的一小时左右时间里滚去,成了一天当中很私密的个人的一种享受。

回家将还有余温余香的干净衣服搭开晾晒,仿佛也是晾晒着心情。

我想,这是凉开了我完美主义的追求。

今早也洗衣服,家里有洗衣机。

老旧瘦小的封闭式Bosch洗衣机很吝啬的慢慢蠕动。好比我现在的心情。

老哥前几天跟我聊天,也说:

高速,还是挣的多花的多的生活有意思呀。

我说,是啊,在Halle,你挣不到钱,也不敢花钱。Halle国人少,这是现状。不过,缺钱,这是根本。

缺了钱,你就不敢天天2.4欧的洗衣服,甚至每次在家洗衣服、洗澡都要考虑房东的规矩。

导致下次洗澡洗衣服的时候想不起上一次,日子久了身上有味道。

自己确实越来越倚仗这个目前难以克服的条件而越来越懒。身上不干净,人也就干什么都糊弄。

生活的小细节反应了我现在“不干净”的窘迫现状,也从侧边旁注了我为什么现在消极。

Tja,这就是Halle的生活。真的,如果你把它当做是乡下,

你也真的就成了乡下人。

车钥匙

挺好,前天晚上去同学家串门儿,正好锁自行车时候前边有人要进楼。我没有钥匙,所以就着急往那人身后冲。不料,上了年纪的高速这个瞬间彻底忘记了自己手中的钥匙还没有从车锁上拔下来。

等到午夜时分从好友家离开才发现。外面下着雨……

走到自己的车旁,发现车锁内侧夹着个小纸条。上头写着“你好!你将车钥匙落在车上了,我很空闲,所以为了防止你的车被人骑走,我把车钥匙拿到上边去了。你可以找我,XXX,住32号房。”

当天已经很晚,故第二天去找。进门时候就发现大门口贴着这张“Schlüssel gefunden!”的告示。真是细心人啊!最终我敲响了31号的房门(第一天的纸条她写错误了),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德国姑娘问了我钥匙上的挂件儿样式以确认是否真是我的车。最后高速用刚刚及格的DSH-2德语通过“审核”,拿回钥匙。

恩,这就是德国吧。不是说德国就一定好。就是说,你生活的这个环境,不是简简单单的身边人由中国人面孔换作外国人,或者你用欧元消费/公交车是奔驰/路边酒鬼群聚。而是一种高一层的东西。这个地方的“民风”,这个东西太不一样了。差别很明显。而这个隐性的环境才是真正的大不同,才是我为什么来这的原因,所谓来欧洲“体验”的核心所在。小小一串钥匙,正如600欧元一般,仿佛是上帝故意让我失而复得,从中更加了解德中不同之处,更加理解差距所在。

很棒,很精彩,感谢我主!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约伯记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