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

又过了几天,又有很多事情。家里的事情,单位的事情。很多的事情。需要应酬吃饭,睡觉,疲劳,媳妇,周末,恶习,信心,访客,别人的眼光,别人的『正确选择』。需要应付的事这么多,哪还有时间与激情投入到项目上。

这是哪里都不是的地方。这里不应该有这些东西,这里应该是我的心的圣殿,这里应该有我要去的地方和路。这里是我的办公室,这里我战斗,生活,思考,失败。这里,我工作,我快乐。这里开始我教徒式的一天。神啊,如果编程是您为我预备的路,请祝福我今天。我想进步,我想把这个工作做完。

重启

因为众多不良嗜好的共同作用(CS:GO, Youporn)自己直到上周一都还在彻底没有任何动力的状态中。从周二开始,在Tom的工作重新找到感觉。与此同时柏林这边的工作也重新理解了要干什么与怎么干。特别是这两天好好理清思路如何更好地做柏林的工作。现在正在做一个目标设备API的模拟器以便于在家也可以做实验。在整个工作链里头加入了Sourcetree界面的Git和npm的辅助,在Sublime Text 3里头写起程序来非常有乐趣。难过的状态是教训。我需要调整自己,坏状态谁都有。始终尽量保持好状态。

前几天晚上睡不好,总夜里两三点钟有意识的胡思乱想。然后想出个点子。在《圣经》里最短的祈祷是:『主啊,救我。』我于是就不停的在这半梦半醒里反复说这句。神也真是拿我没辙子,就让我又睡下了。

最后,祝我自己顺利,保持好状态,交过的学费尽量长的有效。最后谢谢神,常常在暗中眷顾我,敲打我。

屏幕快照 2016-06-11 下午11.04.55.png

监工

昨天Tom不能在Halle『陪』我一同开发项目。早晨短暂出现后去了柏林。下午Robert不知什么风把基本不出现的他吹来。直到晚六点才离开。『监工』,一定是Tom这个屁丫子想出来的主意。想到这,我感觉非常没意思。

今早正如最近无数的早晨一样失眠,充气床被我滚得响个不停。起床洗漱时镜子里暗青色面庞让自己都有些不适应。我想可能是现在两头的Project都弄得很差,心情实在够可以。负能量满满,怎么可能舒服。

哎,我又想到了钱。即便是柏林的公司,也都是小公司。小公司一分钱都希望发挥最大的价值。这个也是小公司照比大公司的生存之本。想到昨天的监工,又想到每天赚Tom平均125€,也就释怀了。

最近实在心态欠佳。正如上头说的脸色不佳,同时心态更是问题核心。上周在与Tom道别的时候,因为实在受不自己进度太差,目标不清跟他小小的闹翻脸一次。Tom的办公室里头有Sebastian和Robert。他们都是艺术家式的生存状态。倒是挺好,但是到了我这,总是感觉让我跟他们在一起就无法集中注意力。所以,也非常影响进度。进度影响了,责任承担着,心态就变差了。刚刚又去厕所面对了一下这个略略泛黑的面庞,也想到『监工』很可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联想出来的东西。心态影响了我,使我自动产生了很多负能量的东西。其原理正如很多当人有很多正能量的时候,会感觉这个世界更美好一样。

加油吧高速!多多祷告,多多coding,多一些勇敢,少一些后顾之忧。如果自己能够活到80岁,也不多只有28320天,在这不长的日子里,实在不应该再浪费时间瞻前怕后。学会控制自己,学会防止情绪来偷走我生活的乐趣与激情。主看到我,看到我生活的激情。愿主加添我每一天的喜乐,平安的心。求主直接拿掉我心中的重担,给我轻声的担背,因为只有主的担子轻省。我越来越感叹这一点。求主让我离他更近一些,离魔鬼更远一些。Amen

 

https

今早不能继续进行我的Interautomation的工作。所以研究了如何用node js架设一个https服务器。动机是Tom的软件需要一个地方Logging Data,而所用的开发平台里头Evothing Workbench用https进行数据I/O. Marcel的确在很多这个领域走在我前边,不过,这不也是慢慢就跟上来。挺开心的。为自己30岁的时候仍然可以与时俱进喝彩。希望自己有更好的成果!

屏幕快照 2016-05-27 上午7.32.12.png
Su’s first https Server (localhost)
屏幕快照 2016-05-27 上午7.34.43.png
Marcel’s data logging server

 

你好,不愉快

今天在学校继续弄iBeacon。顿感失速。Marcel,在理论上和我一同开发的人,因为毕业设计。已经停止了这个项目的开发。老板Tom只做协调、纳税等其他工作。本来很简单的iBeacon Library非要弄得很麻烦。因为『感觉这个Library反应慢』。『感觉』这个东西,实在太可怕了。因为『感觉』是一个人的事情,是人的事情就很麻烦了,更何况是设计人的事情。设计人,都很有品位,很极致。只是不曾想,做设计这个行业,并不是医学法律之类的高收入行业。最后,设计人和与其他高收入行业一样的软件编程行业,只能泾渭分明,甚至到井水不犯河水的地步。

真的程序员的工作,倒是比较简单,比较压力小。因为老板们都知道大约这个东西的压力是什么,需要多少灵感。只是我还是意识这些东西有些迟,没有一个专业的程序员背景。所以在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没日没夜。感受着外行的终极『指点』与煎熬。

速,神必给你足够的磨练。微笑,积极的面对每一天!